wallpaper-2680.jpg

下午渡過不知所云的三堂課後,打掃時間大家玩得很盡興,衛生糾察的評分對我們沒什麼威嚇效果,地就是不掃、不拖,窗戶就是不擦,頂多由值日生去倒個垃圾,寶特瓶也不回收,都積到給拾荒的歐巴桑拿走,換來的是寒暑假返校打掃次數居全校之冠。

 

可是都三年級了,寒假不必返校,暑假也畢業了,衛生股長就這樣被衛生組長罵了三年都不為所動,我發現到以前的學生是積極的以行動去爭取師長的妥協或同意,現在我們是習慣性地以怠惰的方式逼師長放棄或與之妥協。

 

無意間翻起上一期的校刊,當初發下來時,直接送到資源回收場還被學務處痛罵一頓,沒想到有人留了一本,發現裡頭有紅豆餅攤老闆的專訪,原來他是校友。

 

他在學校期間成績很差,還留級兩次,畢業後因為學校對面一個賣紅豆餅的阿姨過世,全校學生替她哀悼之餘,他突然發現自己想做紅豆餅,一個人跑到日本去學藝,曾因為技術達不到師傅要求,被罰在大馬路上練習。

 

蠻屌的一號人物,我覺得。

 

「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是吧!」紅中從窗外探頭進來

 

「大概吧,他跟下一篇當律師的校友根本就是極度的反差。」

 

當律師的校友,當年外號圖書館女巫,因為聯考落榜去複查多拿到兩分,才進來這間學校,於是奮發圖強,從高一起就為了大學聯考努力,看書看到走火入魔,下課就往圖書館跑不說,洗澡、吃飯都能在邊看書的情況下進行,更別說坐公車、升旗典禮還是打掃時間。

 

「幹,這種偏執狂也在寫,要教大家逼瘋自己嗎?」我把校刊往紙類回收筒一丟,不但沒進還整個打翻,坐在附近的子盛幹罵了一聲。

 

「洪爺,考哪裡都好,拜託不要沒學校唸!」

 

「幹嘛突然嚴肅起來。」

 

「你可以像那個老闆一樣。」

 

「什麼鳥?我適合賣紅豆餅喔?」

 

「不是,二專也好、技院也好,進去看看不同的環境,也許你一樣混,但是你還有時間揮霍,也許那之間會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幹什麼。如果你沒在唸書,直接出社會或當兵去,等你找到想做的事情可能很難去做了。那個老闆如果當兵才想到紅豆餅,磨完兵役後,他現在可能也不是在賣紅豆餅。」

 

我說那應該沒問題,現在就算有一科零分也會有學校唸,紅中說很多人因為學校太遠或太爛就選擇不唸,「我怕你這樣子做,要你重考應該不可能,唸大專以後還有很多機會跟選擇。

 

「謝啦!」

 

「我知道你聽得懂。」

 

「嗯!」

 

第八節課開始,我又不知神遊到何處去,直到下課鐘聲響起,在隔壁班上課的阿坤走進教室,原以為他又要碎碎唸,沒想到他走到後面,坐在桌上跟同學聊了起來。

 

內容不外乎是老生常談,要大家加把勁,為升學好好努力,還有乙級證照的事情,子盛那個愛抬槓的傢伙,跟阿坤鬼扯個沒完。

 

「吳偉碩,你二年級成績還不錯的啊,三年級怎麼就散掉了?很可惜啊!」

 

「李偉倫,你專業科目還不錯啊,英文再加強應該有不錯的學校唸啊!」

 

「郭子齊,數學這麼好,不要浪費這能力啊!」

 

「陳子盛,腦袋很聰明的啊,分一點在讀書上就夠了啦!」

 

如數家珍地講著每個同學的優缺點,大家也很捧場地嘻嘻哈哈,只有我站遠遠地,覺得他是不是春風化雨的教育片看太多了,現在演這齣也太慢了吧!

 

阿坤講完後起身離開,我還刻意迴避他,進教室被大家猛虧說:「洪爺啊,你真不會做人啊!給他唸唸讓他老人家高興就好,對我們也沒損失,你故意站那麼遠,反而給他壞印象。」

 

「講完了,你們得到什麼心得嗎?」

 

「沒有什麼心得啊,演講完了該散場了,如此而已。」吳偉碩揹起書包,隨大夥離開教室。

 

是啊!說得沒錯,不可能開導個幾句,大家就突然努力向上,胖丁他們還是去網咖逗留,我還是繼續待在教室醉生夢死,大家的行為模式不會改變。

 

子盛哼起伍佰的「繼續墮落」:「討厭從前我說我說、害怕未來我說我說、妳是妳、我是我、沒有對、沒有錯、白天夜晚各有一半的天空、繼續墮落‧‧‧‧‧」

 

()


==========================

 

在台東寫的小說,投稿今年的聯合文學獎,看樣子是落選了,看了得獎作品後,真佩服自己的勇氣,印了三份,寄去參加甄選,不過那又如何?

我想要的,是有很多人喜歡看我寫的東西,跟我得不得獎沒太大關係,只是有機會就去投而已,說不想得獎是騙人的,只是我真的沒有很失望就是。

這是我高職生活的縮影,我雖然很後悔當初沒有好好唸書,但是我可以肯定,再讓我經歷一次的話,我還是那樣的態度,很懷念跟同學們慵懶過日子的時光,特別在出社會之後。

高職有了,國小、國中、大學的日子,我也很想來這麼一篇,不過現在的工作實在很難抽得出時間,有機會再說吧!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