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夜晚

結束工作後,就窩在電腦前,玩一下Plurk、聊一下MSN,開啟PPS看有沒有引起興趣的電影。

就這樣,看了【三不管】、【紅沙】後,時間也來到凌晨,原本想通宵打電動,這時接到學長的來電。

通常這個時候打來,沒別的事情就是喝酒

隨便換件衣服就出門,PUB離家不遠,也不知道會喝多少酒,所以用走的,順便呼吸一下這城市凌晨的空氣。

如果要實際計算的話,光是去年暑假,我跟學長大概就喝掉兩座標準游泳池的啤酒跟威士忌,嗑掉可以鋪滿我房間地板兩公分厚的魷魚絲…………………

有些東西還是不要去實際度量比較好

也好,最近心情正悶也需要喝酒,事實上學長來電前我已經喝了半打海尼根

凌晨的街道沒什麼人在遊蕩,只有零星的車輛大馬路穿梭,我想連街道都沉睡了吧!

推開【滿天星】大門,映入眼簾的就是熟悉女服務生,永遠穿著學生那一件水手服造型的學生制服,一樣昏暗的燈光,還有永遠聽不到在唱什麼東西的歌手。

同樣的位子,學長開了瓶威士忌在等我

一坐上椅子,服務生就熟練地遞上六角杯與杯墊

然後就是一連串的喇賽、喝酒的動作,還有老闆不時過來哈拉兩句

還有老是被虧的女服務生

學長似乎喝開了,通常我喝個爛醉他都還沒掛,不過他似乎在我來前就喝了不少酒


「所以你到底買了環繞音響跟投影機沒?」

上個月我跟學長還有他以前的同事吃飯,那位老大哥帶了兩個女性朋友前來,有一位要介紹給學長。

長得很漂亮,是那種你在無名相簿看到的那種正妹,染得一頭金髮、臉蛋、身材都會讓人不停點閱的那一種,也在交換名片的動作中,感覺到她的社會歷練

但是一坐下她就點菸

「扣分….」我心想,但又不是我要追

酒酣耳熟後,她說起前一段非常不愉快的經驗

同樣是那位老大哥介紹,有點帥氣、但瘦排骨型的男人,見面不到一個禮拜,就在一次溫馨接送情下牽手,對某些人來說,一個禮拜牽手或許已經太慢,但對每次見面時間都不長,而且也沒打算發展下去個關係來說,這很牽強

最讓這位正妹嘔的事情是,某天這個排骨男打電話給她,說要約她去白沙灣,她想都沒想就答應,結果排骨男三借四借就是借不到車,竟然騎車就把她帶回租屋處看電視。

是的

就是看電視,她很惱火地坐在只容下一人的沙發,死也不起來,以免給對方有機可乘,至於看什麼電視?

就是第四台,當時正在播【少林足球】

「拜託!說要去白沙灣結果帶我回他家看少林足球,這感覺就差了好嗎?」

於是我就虧學長說:「你記著,家裡沒有頂級音響跟投影機,不要隨便說要帶女生回家看電視。」

這次在【滿天星】只有我跟學長兩人喝酒,於是我就說:「從她上次描述的經歷,我感覺那個男的一開始就沒有要帶她去白沙灣!」

「喔!怎麼說?」

「他根本就想直接帶回家弄了!只是到後面不知道是懶得鋪梗還是被那女生的反應搞得不知所措。」

其實我已經把話修飾過,我真正想說的是,那女的不知道是那天不想被弄,還是不想被他弄而已。

雖然歷練沒有學長來得多,但是我一看她就認定,我們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沒辦法,我活到現在,最失敗的就是感情。」學長說

把那罐麥卡倫18年喝掉一半後,店裡也差不多要打烊,學長有續攤的打算,通常我是不會參加續攤的,因為離開PUB之後,就是去酒店了…..

上次去酒店給我很不愉快的經驗,當兵前被學長跟一票朋友抓去酒店,大家玩得很High,還有小姐來助興,我也是第一次到那種地方,幾個年輕小姐,有的看起來就比我小,妝化得很濃,香水味很重

除了敬酒,我沒在搭理這些人,掛起耳機打開手機的音樂盒,就這樣聽起歌來

但是來了這裡,怎麼可能讓我這樣就算了

開始有小姐靠過來,在我身上磨蹭,跟我摟摟抱抱,別以為我是什麼正人君子

只是看著眼前坐在我大腿上的美眉,我想起了那個只能當朋友的她,誰叫我當初不探聽清楚,一個勁地迷戀下去,結果人家早有男朋友

這讓我無法對眼前這位美眉發生興趣,想到的畫面盡是她被男友抱著的樣子

後來大夥幫我買鐘點,把她帶出場,還給了我錢跟汽車旅館的地址

一跟大家分道揚鑣後,我就招了部計程車,把她送走

事後被學長噱了一頓

「沒關係啦!學弟,這次你負責喝酒就好,其他的就不要管!」

由於在【滿天星】泡太久,酒店也要關門了,執意要續攤的學長,還約了位小姐到汽車旅館繼續喝

他說:「你是第一個看過她的,我很喜歡這個女孩子,待會時機到了你就找機會離開吧!」

其實我覺得,現在就應該回家,幹嘛去當電燈泡,還到汽車旅館那種地方

而且我發現,學長還是買她的時段才把她約出來

原來這種追求方式,是把鈔票當消耗品,而不是心思與感情

也許是一個人太久了,也許是生活圈的因素,學長認識的女孩子都是這一類型的

還在遲疑要不要跟去,就被拉上計程車,那女生已經在汽車旅館等我們

見到廬山真面目,老實說,我已經看不太清楚,喝多了加上近視眼,這時旅館的人在門口對我們喊著:「不好意思客滿了!」

當下我決定回家,學長也不勉強我,塞了五百給我搭車,然後他另闢地點

汽車旅館在巷子裡,必須走出大馬路才攔得到車,偏偏這巷道跟迷宮一樣,走到有點鬼打牆的感覺

走過一個狹窄的小巷子,突然在轉角看到一陣亮光

碰一聲

我被車撞了,還好是一台50cc的機車,我只是重心不穩跌在地上而已

兩個沒戴安全帽的臭三八,操著原住民口音,聽就知道喝得比我茫,一看到我跌在地上就喊說:「啊娘威!撞死人啦!」然後急駛而去

「幹拎娘宵查某!」我幹罵著,乾脆在地上躺成大字型

天空是紫色的,沒看到半片雲朵,這次算好了,上回在PR喝到掛,凌晨騎車回家在市民大道一路是逆向行駛,回家後還把雨衣當棉被蓋………

不知道什麼時候,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或是不如我所願時,我就只會喝酒
然後就越喝越多,還曾喝到宿醉不醒沒去上課

正要逐漸睡去時,手機響了

是她的專屬鈴聲,我手忙腳亂地爬起來接,我想心裡是高興的

「怎樣?找我幹嘛?」

「……………………..」電話那頭沒反應

「幹!」差點摔電話,根本不是她打來的

那是鬧鐘的聲音,我把音樂設成跟她來電鈴聲一樣,原來已經早上五點了….

想到自己剛剛白痴的舉動,有種鼻酸的感覺,摸摸口袋裡的錢,除了坐車回家應該還夠我喝一點的………

還是算了

因為天亮了…………

有些事留在夜晚做會好一點,也很合邏輯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