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nis  

前一篇提過,在小學三年級的歲月中,男同學彼此溝通的橋樑,都建築在打打鬧鬧上,只有那些資優生不會跟我們一樣,他們是老師眼中的乖寶寶,已經自動把我們分類到跟他們不同的層次。

 

但白目如我,依然招惹過資優生,下場可想而知,跟每篇回憶的文章一樣,就是以挨了頓揍做結尾.....

 

當時學校有網球隊,有個功課很好的男同學,在家長安排下加入球隊,買了球拍、網球跟很好看的網球服,以那時我對網球的認識,是來自任天堂的一款網球遊戲,瑪莉歐當裁判那款,就是拿個拍子把球打過來、打過去,誰沒打過去就輸的遊戲。

 maxresdefault  

一直到我看過學校網球隊在打球,才算真正地看過網球怎麼打,至於網球本身,我們常用來代替棒球當傳接球用的球,也常拿來打棒球,只是一揮出去球就找不回來這樣。

 

回到這個同學身上,早上練完球,他自然會戴著球拍跟球袋進教室,第一次帶回教室時,他還拿出來擦東擦西,我長大後再回想,那是故意吸引人注意的方式,有什麼好擦的嘛!

 

不過他目的達到了,包括我在內,於是大家圍著他問個不停,畢竟這是頗新鮮的東西,我也忍不住好奇心提問,結果被他嗆,細節我忘了,大概就是覺得我這種人不需要懂什麼網球之類的,聽了自然不高興。

 

那天有節國語課,老師在黑板上出了若干題目,要大家情境造句,我記得那時候在上的課名叫《海底世界》(←年代久遠可能有誤),題目是雖然、卻是,給了我報復的機會,當時座位7排,每排都派代表上去寫,我自告奮勇上去。

 

然後寫下:『雖然XXX會打網球,卻是打很爛!』我爛還寫注音,因為我筆畫太多我不會寫,當然也不太通順,但我目的達到,全班笑了出來,當然被老師罵了一頓,也叫出去打了手心,而那個愛跟我吵架的阿平,也沒放過這個機會,一直在指責我,好像被嗆的人是他一樣。

 

因為我被打習慣了,其實我的痛感很快就消失,走回去座位的途中我還在笑,後來老師把那個造句擦掉,叫同排另一個人出來寫,暫時平息這場風波。

 

下課鐘響,老師一走,資優生氣沖沖地往我座位走來,大叫說:「我又沒有惹你,你幹嘛罵我?」

 

「你怎麼會沒得罪我?」我在心裡OS,由於急著出去排隊等玩可以站著盪到半天高的盪鞦韆,我也懶得跟他吵架,豈料阿平很雞婆地幫他攔住我,結果變成我跟阿平在推扯,然後還要跟資優生鬥嘴,說是鬥嘴也只是雙方不停說:「怎樣啦?」、「怎樣啦」

 

一把甩開阿平後,我就衝到福利社避風頭,順便買罐飲料喝,回來時心生歹念,跟女同學借了把小剪刀,縫紉包會附的那種,因為只借得到這種的,打掃時間我利用資優生去外掃區的機會,拿出他的球拍要剪他的拍面,結果網球線比想像中硬,剪刀剪壞了,我也被逮個正著。

 

把女同學剪刀弄壞,又要被念,尤其她知道我拿去搗蛋又會被念更慘,資優生一看到我在弄他球拍就開始鬼吼鬼叫,結果我怒了,當時我不明白什麼叫惱羞成怒,但我的確這個情形,於是拿起球拍往資優生身上打,其實拍面打下去沒多痛,但框敲到頭就精采了。

 

把人家打哭了,頭也打腫了,老師來了按照慣例問我為什麼打他,我很老實地說害我剪刀壞掉,所以氣到要打他,由於我不是華盛頓,誠實沒有好處,又挨了一頓揍。

 

在當職業選手的好友跟我說過,網球是很容易有挫折感的運動,現在想想過然不假,後來資優生打了一個多月就不練了,球拍放在教室後面,常常變成我的武器。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