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只要是學校,多少都有一些邪門的事情會發生,但是我到這個學校之後,都快畢業了才曉得女生宿舍原來有這般不可思議的情形,這本拍案驚奇也沒寫解決的辦法,只有一大堆囉哩叭唆的禁忌要人家遵守,實在是很靠北。

我一整個晚上都在看這本書,這個作者也真厲害,不知道去哪蒐集到這麼多大專院校的怪談事蹟,連我高中母校發生的事情也有,畢竟當初那個詛咒困擾著很多人。〈請參閱拍案驚奇系列-黑豬的詛咒〉

為了趕出David老師的報告,我跟大維窩在小夫家,做完報告就待在小夫家,順便研究一下這本拍案驚奇。

「ㄟ!小夫,那男生宿舍就沒發生過事情嗎?」

「沒有啊,這本沒寫應該就沒有,男生又不像女生心機那麼重。」

「那我們班的女生分裂這麼嚴重,到時候會不會有人畢業典禮又跳上台詛咒大家啊?」

「幹!小黑一定第一個跳上台詛咒你,永遠當個會計白癡。」大維回答

「真是的,明明是阿喜當她的,幹嘛一直怪我。」

「誰叫你GY,而且我也覺得阿喜一定當錯人了。」小夫

「媽的,我也是真材實料PASS的好嗎?」

就在鬧成一團、好不愉快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都這麼晚了誰還打電話來?」我拿起手機,是于小惠的號碼

「喂!妳衝蝦小啊!現在都幾點了?」

「Gy源喔!宿舍又鬧鬼了啦!快來啦!」

「鬧鬼?真的還假的?」

「真的啦!想想辦法啦!」

「是妳碰到嗎?」

「整棟都鬧鬼了啦,你來一趟宿舍啦!」


雖然我不覺得我有什麼方法解決,但是我還是跟小夫與大維到女生宿舍去,反正學校就在小夫住處對面而已,到了宿舍門口我發現男舍的燈早就全熄了,女舍的燈整棟是全亮的,進到一樓發現櫃檯沒人,男生進女舍可是要押證件的,而且是雙證件,在沒人我們也不能隨便上樓去。

突然宿舍的大門重重地關上,還自動上鎖,鐵門拉下,我還以為是自動定時的裝置勒,但是大維跟小夫都感到不對勁,說感到一陣陰涼。

「挖勒暗陰陽勒,不要自己嚇自己啦!」

「又不是每個都像你八字高到靠北,連鬼片的鬼都看不到。」大維

「好啦不要說那麼多啦,趕快去找她們啦!」

我們想搭電梯但是故障,只好走上樓,走到二樓就看到擠了一堆人,女舍的二樓沒有寢室,是一個閱覽室,大家全擠在那邊,還有人被擠到天花板上去。

一群女生害怕得發抖,有的還在哭,個個臉色發青

她們說有一群白目學妹,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辦慶功宴,竟然在女舍吃麻辣鍋,結果宿舍開始鬧鬼鬧了一個晚上,幾個吃麻辣鍋的學妹,屁股竟然開始唱歌,並且不由自主地開始脫糞,幾個學妹到處求救沒人敢搭救,結果整棟女舍開始鬧鬼。

「走上三樓你們就知道了!」

到了三樓我什麼鬼也沒看到,安靜得不得了,哪有什麼鬼?

可是!

小夫跟大維不見了!憑空消失一般,我以為他們躲回二樓去,正想走回去時樓梯間的鐵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關上了,任憑我怎麼踹也打不開。

手機雖然是滿格但是卻無法打電話給任何人。

「看來真的是鬧鬼了。」我想

可是我到底該怎麼解決這超乎常理的問題?

像林正英一樣?可是我不會那些畫符下咒的功夫

還是星爺說的?捉鬼用保鮮膜、打鬼用巧克力?問題是我手邊也沒這兩樣東西。

還是參考恐怖電玩零紅蝶,看到鬼就是拿照相機給他拍下去就對了,相機越高檔鬼死得越快,這更不可能啊,我也沒相機,手機也沒有照相功能啊。

現在大維跟小夫也莫名其妙失蹤了,于小惠她們好像被困在15樓,竟然要一個八字重到看不到鬼的傢伙去搭救一群被鬼整的同學,以後我當作家絕不會寫這樣的故事,這麼白爛的情節誰要看?

後來我發現每間寢室都沒有上鎖,情非得已之下我開始蒐遍所有的房間一面往15樓移動,其實巧克力跟保鮮膜這些東西很容找到,更別提相機了,隨隨便便就找4、5台八百萬以上畫素的相機,我把這些東西帶在身上,另外我還找到了手電筒、十字架、聖經、佛經,還找了打小人用的紙人跟草人插針的道具,上面還寫有人名。

「幹!這些女生半夜不睡覺都在搞這種飛機。」想到我就發毛


最扯的是我在某間房間找到把菜刀,這還不打緊,書桌上竟然還有磨刀器。

我看我不必被鬼給嚇死,這些女生就夠我嚇的了,我決定以後不幫于小惠修電腦了,哪天我不小心看見什麼不該看到的東西,可能就此變成失蹤人口。


爬樓梯的過程都靜悄悄的,我每個樓層都進去搜一遍,除了找些有用的道具(但我不知道有沒有機會用),順便看看有沒有人,一直到了第13樓,終於讓我聽到人的聲音,我趕緊聲音的來源過去。

13樓那場面真是叫我不敢領教,交誼廳6個女生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桌上還有一鍋正在沸騰的麻辣鍋,她們應該就是罪魁禍首,她們不停在脫糞,屁股真的會唱歌,正在唱SHE的《花都開好了》。

「救命啊!快救我們!」她們看到我出現一個勁地求救

但是那脫糞屁股還會唱歌的景象,打死我都不過去。

「誰叫妳們白目吃麻辣鍋?搞得整棟宿舍鬧鬼!害我也出不去。」

我不理會她們,往15樓移動,整個15樓也是靜悄悄,我直接往于小惠她們寢室走進去,門一打開就聽到尖叫聲。

「GY源你終於出現了!」小夫

「靠!你們兩個怎麼會在這?」

寢室裡除了于小惠跟薛靜宜之外,還躲了其他寢室的女生,但是我好奇的是小夫跟大維怎麼會在這。

于小惠說她看到他們兩個好像被抓住衣領一樣,在窗戶外面盪來盪去,花了一番功夫才把他們兩救下來。

「真的有鬼啊!GY 源!」大維驚魂未定地說,他跟小夫在跟我走上三樓的時候突然覺得肩膀被拍了一下,然後還來不及開口求救就看到眼前一陣黑暗,接著就發現自己在宿舍外頭的半空中飄來飄去。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對付這情形.....」我向她們解釋,並且表示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到天亮或許就能脫困,但是我話講到一半大家突然面露驚恐地看著我.......還不停地發抖

「依照電影的邏輯,她在我後面對吧?」我說

大家驚恐地點頭,但是一回頭我什麼也沒看到,也許我該依照日本鬼片的邏輯,做一些事情讓自己撞鬼,日本的鬼超沒品的,不管好人壞人,只要租錯錄影帶七天之內真子就會讓你死,住錯了房子,加椰子就會出來嚇死你,接錯了鬼來電更慘,三天之內必定慘死,也許我剛剛應該喝一碗麻辣湯,就可以看到這位人稱黃金公主的學姐了。


「我該怎麼辦?我什麼也看不到啊!」

結果寢室內的東西瞬間都漂浮在半空中,圍著我繞來繞去,隨時要全部打在我身上的樣子,要知道女生什麼沒有,危險的東西特別多,我眼前一堆為數可觀的筆跟剪刀還有針線,這全插在我身上可不好玩啊!

「這代表什麼意思?有人可以告訴我嗎?」面對這樣的靈異現象,我也不禁害怕起來

「她似乎要你不要管….」小夫

「我也不想管啊!我也是莫名其妙被捲進來的啊….」我拿出那本『拍案驚奇』出來,看能不能找到些蛛絲馬跡。


「不要啊!那是我的寵物啊~~~」薛靜宜突然大叫

原來是她養的黃金鼠也成了飛來飛去的武器,被關在籠子裡的老鼠還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萬萬沒想到!

這隻老鼠成了所有人的保命丹,當年高中畢業時,黑豬留下了個詛咒(請參閱拍案驚奇系列-黑豬的詛咒),荼毒學弟們,有一張全黑的桌子會不定時在班上出來嚇人,搞得大家學業被狂當還交不到女朋友,後來我建議以黑豬最討厭的東西塗在那可怕的桌子上,後來就沒聽說過再發生任何事情。

相對的!

要解決這黃金公主的詛咒,也許用她最討厭的東西可以逼退她,這位學姊之所以不得人緣,就是因為她很討厭老鼠,偏偏室友們整整養了一家子的老鼠,但是有一天這些老鼠全部暴斃,大家都懷疑是她下毒害死的,從此她就很不得人緣。

於是我抓起了老鼠籠,把老鼠屎拿出來灑在我四周,可是一點效果都沒有,反而黏得大家全身是老鼠大便,而我………

被這些筆跟針插得我可以去拍養鬼吃人了(見下圖)…….





我痛得眼淚直流,拔掉全身上下扎在我身上的東西。

「媽的!臭娘們敢插我!」我生氣了

寢室的電燈開始忽明忽暗,大家更害怕,我拿出巧克力丟給其他人

「看到鬼就把巧克力往她身上丟!」因為我看不到


女生果然有個胃是用來裝甜點的,巧克力數量多到可以亂槍打鳥,巧克力沾在女鬼身上,大家逐漸看到她的身形,一路從15樓追殺她到8樓,我提早到5樓樓梯口埋伏,在門口設下一個保鮮膜構成的牆壁,這女鬼果然就跟掉到黏鼠板的老鼠一樣,卡在保鮮膜上動也不動,我趕緊將她給包了起來。

隱隱約約我聽到一聲慘叫︰『去你媽的蛋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幹!星爺顯靈啦!」我高興地歡呼

整棟宿舍的靈異現象全部都消失,幾個闖禍的學妹不再脫糞、屁股也停止唱歌,以後宿舍又可以開PARTY、吃麻辣鍋了。


離開宿舍之後我跟小夫還有大維去吃宵夜,女生宿舍要清理善後,今天晚上別想睡了。

「那個黃金公主呢?」大維

「在這啊!」我拿出那團〝東西〞

「這玩意就是那女鬼!」小夫拿過那團東西

「GY源你這次總算碰過靈異事件了!」大維

「但是我他媽從沒見過那女鬼的樣子!」

「這東西要怎麼處理啊?」小夫

原本我說丟到馬桶裡面沖掉,但是我看到黑白漂也帶他馬子來吃宵夜,兩人還點了麻辣鴛鴦鍋來吃,我趁他們不注意把這團東西丟進去他們鍋裡。

果然沒多久就聽說他們兩個分了,據說是因為黑白漂無法克制自己不停地脫糞,他女朋友受不了就棄他而去…….


後來我把這故事投稿到蘋果日報,結果被打槍了,理由是他們徵求的是鬼故事,不是KUSO小說……..






    全站熱搜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