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真正的畢業旅行,重點行程是晚上在飯店熬夜亂搞,真正休息的時間是在遊覽車上。

會在飯店早早就睡的人是阿呆,其實這麼說也沒有錯,畢竟跟著即將分開的同學聚在一起才是重點。


小學的畢業旅行,顯然很多同學都明白這一點,在飯店要求我們就寢之後,不到十分鐘我就發現走廊已經又吵成一團,老師來查房或巡邏的時候才又安靜,但是人一走就開始吵,當時的我還沒有晚睡的習慣,過了十一點就要睡覺了,外面吵無所謂,但是就是有白目喜歡狂敲門或是按門鈴,當然開門絕對沒有人的!

就這樣我忍受一個晚上的噪音轟炸,有想過把電視的聲音開到最大聲,但是那是在折磨我自己,而且當時第四台規範很不嚴格,只要過了十二點,一堆不該看的節目都會出現,而且比現在的蓬萊仙山還是歐棚尺度寬太多了!到時候還被誤會,後來我真的受不了,偷偷跑出飯店,買了圖釘跟透明膠帶,準備教訓一下那些白目。

我把圖釘穿過透明膠帶,貼在門鈴上,然後安心去睡覺,過然過沒多久響了一次鈴聲之後,就沒有人再按門鈴了,但是還是有人敢敲門。

隔天中午吃飯我一直在找手受傷的人,一直沒有找到。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