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bmp



我當時的表情,就跟這小索隆一樣

失業一陣子了,不斷投石問路下,一個接一個落空

也從賢拜口中得知,自己已經黑掉了,在這圈子很難再有混下去的機會

我也不指望公司再找我回去,我不願意在一個沒有鬥志的領導與一個整天做白日夢的老闆底下做事

在大夥幫忙下,覓得了台中跟花蓮的工作機會

台中的雜誌社通知我去面試,為了禮拜二下台中,前一天我又去行天宮拜拜,但想起下下籤的教訓

我沒有求籤就閃了,也沒去收驚,面試也出奇地順利,對方也是我之前服務的報社出身

告訴我應該沒問題,趕快去搞定住處

說不高興是騙人的,但是我隱約覺得不安,因為只要沒有正式通知一切都有變數

過了兩天,我在今天又下台中,找大學同學阿偉帶我去看房子

其實....

到台中工作,我實在很不想,台北有很多牽掛的人事物

可是,這又是一個捲土重來的機會

結果坐了兩個鐘頭的車到台中後,阿偉來還沒載我找到第一間出租的房屋

就被通知:因為老闆另外有所考量,所以不錄取你!

當然瞬間傻住,卻也不意外

原因不外乎,被錄取的人比我有能力,或者關係比我好

另一個原因就是,去探聽知道我已經黑掉了

我給前輩們沒大沒小的印象,脾氣又很衝,還覺得我沒有進步

我想不脫這兩個原因吧

結果到台中不到半小時,就失去我來的目的

叫阿偉帶我找一家冰店,我想吃個冰再回台北

我只能說,黎明路上那家黑糖剉冰不好吃

跟阿偉講了自己近況,他也說為了混口飯吃真的要收斂自己的嘴巴

接著載我到火車站,短暫的見面後,跟個神經病一樣

座著區間車到高鐵站,踏上回台北的路

掏錢買票時,看到皮包裡的十來張千元大鈔,覺得很好笑

我本來想說,如果順利的話,就把押金還是訂金付掉了........

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其實很快就過去,尤其是在打瞌睡

隔壁座的胖子打呼超大聲,本想罵幹拎娘,但是想到自己該收斂嘴巴賤的性格,只好戴上耳機把音量調到聽不見打呼聲為止

回台北已經是七點,車水馬龍的市民大道,塞滿了車子,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幹什麼

盯著一個細肩帶辣妹從面前走過去,直到他消失在我視線後

做出了決定,一整天都還沒吃東西,晚餐去吃在板橋當兵時最喜歡去的八鮮風味鍋吃麻辣鍋

結果牽車時,看到手機門號要繳費的簡訊

於是到小簡工作的遠傳門市去繳費,她今天有上班,我在高鐵就傳簡訊告訴她沒錄取的事情

事實上,還通知了老師、學姊,跟那個人....

原本有人打算在我去台中前跟我吃個飯的,我看這下都免了

聊了一陣子後,她也苦口婆心要我閉上嘴巴,不要著急

其實被開除當天,我就有去找小簡,跟她說我被開除的事情

她提了一件我其實很想做,但是沒有勇氣去實踐的事情

九把刀.........

一直以來,我都希望自己成為九把刀那樣的作家

應該說,我希望自己跟九把刀一樣是作家

我的小說可以印成實體書在書店販賣,那怕是一本而已

但我深知寫出一本好小說的難度,不但要靠實力還要靠運氣

兩者我都沒有,只是最近實在閒著沒事做,又讓我想試著寫點東西

別讓自己閒著,小說是最好的選擇,只是我遲遲打不下第一個字

也許,邊練功邊找工作,順便試著投稿的機會

是這陣子最好的選擇

只是我不知道,何時才能敲下故事的第一個字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