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uter_design_Road.jpg



就在上個月底,我迎接了人生第一次失業

理由是公司虧損嚴重,付不出薪水,只好請我走人

實際上,雙方早鬧得不愉快,只是有種被主管擺一道的感覺

於是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投石問路,為下一份工作探路

只是喝酒跟出入酒吧的次數也頻繁了....

「大記者!今天怎麼有空來?」

【滿天星】老闆總是這麼喊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現在已經不是記者....

以前這裡是跟學長固定聚會的地方,不過從當兵後我偶爾會自己來

學長也轉戰台北的【Wave】,相較之下,【滿天星】是安靜多了,也比較適合我待

我們如果要聚在一起喝酒,現在多半在他家

「螺絲起子!」

「你自己來都喝調酒哦!」服務生熟練地將柳橙汁與伏特加按照比例混入玻璃杯中

「對啊,因為調酒外面買不到....」

家裡床底下有一箱金牌台灣啤酒,威士忌也有半瓶沒喝完,來到酒吧當然喝點不一樣的東西

通常我都喝完兩杯調酒後,看時間決定要不要追加啤酒

失業在家,每天醒來都不知道要幹嘛,打電動也很快就膩,想說把買來還沒看的DVD看完,發現自己懶得這麼做,還沒拼完的鋼彈模型也動都不想動,坐在電腦前跟電視前也不知道幹什麼。

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MSN上跟人家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今晚線上沒幾個可以聊的人,加上又想喝酒,所以跑來這,還有服務生陪你聊天,何樂不為?

正跟服務生閒聊的時候,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學長打來的...

「過來喝酒啊,我小菜跟滷味都買好了,趕快過來!」

我沒考慮太久,把螺絲起子一口氣喝光就買單閃人,騎上機車一路往八里飆去

馬車騎起來就是不一樣,以前騎的新風光完全不能比,同樣是催到90,速度感受就是不同

接近12點,除了關渡橋外,路上幾乎沒車,可以放心地闖紅燈,只是很好奇,平常我都是禮拜二或禮拜四到學長家喝酒,但是他從不會主動叫我去,今天竟然把我CALL去。

到了他家,桌上擺滿熱炒、滷味跟鹹酥雞,還有地上那一箱百威啤酒...

「等下我還有兩個朋友要過來,跟你介紹一下。」才坐下而已,我面前的玻璃杯立刻填滿了啤酒...

「我剛在滿天星...」把啤酒整杯喝掉,我抓起雞腳邊啃邊說

「是喔?你是閒到不知道要幹嘛對吧?」

「對啊!」

起初

我以為丟了工作,不會有之前遇到師妃暄跟石青璇的事情來得糟

但接二連三的挫折,會起堆疊作用

剛開始一兩天還覺得輕鬆,但是到了第五天開始茫然

突然沒了目標,也沒有生活重心的感覺,就開始慌了

為能不能再當記者而慌,為下一份工作不知道在哪而慌

結果就把被資遣所領到的薪水,慢慢地消耗在酒上

「欸,我那天無意間看到『大唐雙龍傳』,還蠻好看的耶!」

「是喔!你看什麼?漫畫?港劇?小說?」我打開第二罐啤酒

「漫畫啊!看到了師妃暄跟石青璇這兩個角色!」

「是嗎?」我不曉得要回什麼

「這兩個女生真的夠你牽掛一輩子了,可惜你不是徐子陵啊...」

我沒多說什麼,拿起烤肉串猛啃

門鈴響了,學長的朋友來了,這兩人我見過,是【Wave】的警衛

一位體型肥胖,年紀可以當我爸,他是警衛的領班,大家都稱他胖哥,另一位學長以前在那邊的同事,身材矮小,他們都叫他耗子

我明白學長的用意了,他先讓我認識胖哥,之後找工作不順、走投無路時,就到【Wave】去上班

大概說了一下失業的狀況,當然是說實際的狀況

六月底才領到五月的薪水,接著快七月底了,主管還沒發薪水的意思

我明白公司的窘境,也知道他自己兩個月沒領了,但是身為領導,就必須擔起這一切

不是一句〝共體時艱〞就可以理所當然的欠薪

到了七月中,象徵性匯了五千給我,然後快七月底還是沒有要付錢的跡象

於是從台中出差回來後,我自己放起無薪假,等錢匯進戶頭再說

豈料某天同事克銘通知我去公司領錢,也是被開除的時候

一進公司我就發覺不對勁,一向對錢摳門的主管,竟然很瀟灑地赴清兩個月的薪水,還說這是向朋友週轉來的

接著闡述公司未來的方向,我發現自己不再那計畫內,然後主管說了,我再留下去也付不出薪水了,只好請我走人,將來有機會再請我回公司,之後就由領教育部薪水的克銘一人獨挑大樑

沒有多說什麼,領了錢就離開公司,後來跟主管熟識的前輩打聽,知道真正的原因

我在威脅我主管,所以他被惹毛了,一氣之下請我走了

好一個惡人先告狀啊!

欠薪欠得理所當然,還怪我不懂體諒他辛苦之處,有人發薪日過兩天沒領到錢,馬上投訴勞工局

我只不過自己休息個兩天,馬上被抓準這一點痛打

還事先跟我大學恩師打照面,結果竟然出現要我去道歉的聲音

想也知道我不會這麼做

胖哥聽完了上述情形,替我倒滿了酒,乾杯之後他說:「真的走投無路,直接來店裡找我吧!在那邊可以磨一磨你這種衝動的個性。」

「謝謝胖哥!」我又乾掉一杯

「你在那一晚起碼要面對500個喝醉酒的客人,每個都不同脾氣,你能嗆多少人?打多少人?沒有耐性的話,你在那邊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到那邊跟我看看處事的方式也好。」

胖哥說,在那裡撐過半年,再怎麼衝的人,也能變成個圓通大師

胖哥覺得跟我蠻投緣的,叫我真的走投無路一定要去找他,如果能在之前找到好工作更好

他也認識很多媒體圈的人物,到那邊還能建立人脈

於是不停地跟胖哥乾杯,一轉眼一箱啤酒就被我們四個人喝個精光...

由於又吃又喝,還不到醉的程度,何況他們三個人都是身經百戰的高手,我醉倒了他們可能還沒開始茫咧

「走吧!到店裡坐坐吧!」胖哥提議

我最怕去的地方,一開始我婉拒:「我不要去啦!去那邊浪費你們的錢而已」

「跟我們去那裡就不要擔心錢的問題....」

我想酒店跟酒吧,我比較喜歡後者,雖然前者有漂亮小姐坐陪,高興又有本事的話,帶出場也沒問題

可是我一到那邊幾乎精神錯亂快崩潰

最後在胖哥半脅迫下,四個喝了一堆酒的人開車前往零森北路

來到這裡,我照例試著抗拒,只要喝酒就好,不點小姐坐檯

結果被逼著點,不然其他人點,尷尬之下胖哥幫我點了...

「謝謝老闆!」整排小姐鞠躬後走出包廂,剩下坐陪的四個小姐

「我叫Reina!」

「是依早安少女組那個命名的嗎?」因為她乍看之下還真像田中Reina

「對啊!你也知道哦!」

短暫的寒暄後,包廂燈光全暗,變成一閃一閃的,然後放著鋼管樂

我傻眼了...

小姐開始在面前熱舞,然後深V的連身禮服隨手一撥,全身只剩下一件丁字褲

接著就坐在我大腿上磨蹭,Reina伸手要脫我衣服,我本能地抗拒,讓她有點尷尬

因為其他人包括胖哥在內,都被脫得剩一件內褲了...

「我不夠漂亮嗎?幹嘛都不看我。」

我被弄得不知所措,第一次有女生在我面前脫得剩一件內褲

我的鼻尖只要再往前一跟食指的距離,就要碰到她的胸部

當然我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我只是覺得很悲哀

平時要這種等級的正妹多講一句話都難上加難,來了這邊用鈔票就可以換來這種享受

尷尬的熱舞時間結束,Reina沒有上次的小夢好打發

他在胖哥半脅迫下,逼著我玩了吹牛、五、十、十五跟洗刷刷

讓只打算專心喝酒的我完全沒辦法好好獨飲

其實我當學長家喝酒,只想想順便告訴他,我真的放下師妃暄了,她就真的跟《大唐雙龍傳》的師妃暄本尊一樣,一下很好親近,一下又拒人於千里之外,只要我想著要追她,就會跟我保持距離,而我在被開除前的最後一次採訪中,訪問到一位運動國手,是她的碩班同學,我很有興趣,還要她幫我要MSN跟電話。

其實有一度我覺得,要個MSN還電話都這麼辛苦,還有想找師妃暄看電影、吃飯,老是碰軟釘子

倒不如來這裡,只要我不要太超過老要學長帶我來的話....

有錢美眉主動就貼過來了

但是隨即我又想到,錢花掉了,時間到了,一切又恢復正常,親密的關係隨著鈔票耗盡而消失

在這裡我成了穿上玻璃鞋的灰姑娘,時間一到所有令人沉迷的溫柔鄉就像魔法失效化為烏有

「你在想什麼啊?想得都出神了?都不理我....」Reina瞪大眼睛,一臉無辜樣

「沒有,喝酒啦!」我把杯子遞給她

她挽著我的手,我不敢把眼神在她身上多做停留,因為她仍然上空...

好不容易熬到鐘點結束了,小姐都要撤了

沒想到他們又換不同小姐來坐檯,胖哥看了我一眼,對少爺說:「把Reina叫進來!」

「嗨!這麼快就想我了哦?」Reina又一屁股坐在我大腿上

「..................」

一樣的情形,燈光暗下來,接著閃爍,然後音樂響起,小姐跳起鋼管舞

「你看我脫了,還要我再脫嗎?」

我搖頭

Reina應該是經驗豐富的小姐了,雖然看起來很年輕,她換了個服務方式

沒有熱舞、也沒有刻意磨蹭,就像個跟男朋友撒嬌的小女生,不停地摟摟抱抱,一下靠在我肩膀上,一下躺在我大腿上

也許是喝了酒的關係,我也逐漸習慣這種親暱動作

只是我在想,師妃暄是不是也這樣被男朋友擁在懷中,石青璇是不是期待著她的心上人給她一個這樣的擁抱

又想起了退伍前發生的事情,一連串的不順遂

興高采烈地拿著從東部買回來的土產去找師妃暄,卻換來她有新男朋友的消息

不被石青璇理會的天數,已經快超過半年,我在想也許我們形同絕交了吧

鼻尖聞著Reina頭髮的香味,卻頻頻掉淚

我想我酒喝得夠多了,悲傷的情緒都被勾了出來

最後她又跨坐在我大腿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我聊天,不時給我擁抱,不然就把額頭湊過來

其實我就算狠狠把她抱緊也沒問題吧!

但是我感覺手連拿筷子的力氣都沒有,她的臉恐我也看不清楚

短暫地享受著溫柔鄉後,打烊的時間也到了

「掰掰囉!下次見!」她還在我耳邊吹氣...

然後就跟其他小姐撤出包廂,我們也準備閃人,玻璃鞋的魔法消失了

一走出店門口,天早就亮了,只是早上六點而已,太陽就這麼大....真教人不習慣

「幹!你喝這麼多都沒醉哦?」學長一臉睡眼惺忪,他在第二個小姐來坐檯沒多久就把她請出去,然後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因為前一晚他才到【Wave】喝到天亮,本來只是想找我小酌而已,誰知道胖哥來訪

坐計程車回八里的路上,我還是講了我原本要講的事情

「你確定嗎?」學長質疑

「是啊!我已經沒戲唱了,換個對象也很合理吧..」

「先不要提石青璇,你真的就這樣放下師妃暄了嗎?我覺得你真的那麼喜歡人家,就再等下去,再等一次機會,然後不要再慢半拍,繼續關心她。」

「不要了,我好累了,我從來沒感覺到人家願意給我機會,與其搞到大家不愉快,倒不如看開一點...」我也暗示學長,該放下那位學姐了,一樣喜歡有男朋友的女人,他比我辛苦多了

「好吧!你要這麼做也好,省得折磨自己。」

沉默片刻後,學長又把話題帶到《大唐雙龍傳》上,先是問我感覺Reina怎樣,我說算蠻開心的,平常要這種正妹多看我一眼,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她的服務我算很開心了,當然我沒說我哭鼻子的情景

「那她算哪個角色,用大唐的人物來比...有沒有到沈落雁的等級?」

「不至於吧!頂多是雲玉真吧」

「那她應該坐我檯啊!」

「幹,學姐也不是宋玉致啦!也不像李秀寧啦!」

「馬的,你在間接諷刺我不是寇仲就對了。」

是啊.....當然不是

我也不是徐子陵,偏偏我遇上了師妃暄與石青璇....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