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科念到三年級,會跟不少同學逐漸疏遠,甚至看我不爽

除了自己因為當風紀管秩序常嗆同學之外,還有對一些同學的作為看不下去也是原因

當時班上有位同學,外號康安,他講話邏輯很怪,對事情反應也很過度

常常被大家嗆,我也是其中嗆他的人,但是嗆歸嗆,其他也還好

雖然有時候他真的會讓人有揍人衝動

但奇怪的是,有人特別愛找他麻煩,記得有次他跟小雞起衝突,被小雞巴臉,眼鏡差點給打壞,奇怪的事情來了

阿祥跟小胖也跑來插一腳,小胖甚至氣到要拿磚塊砸他,問題是他們跟這件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歐吉跟我說,他們只是借題發揮,不然也沒啥機會扁康安

那次之後,康安的桌子常被搞破壞,就像我弄黑豬一樣,只是更過分,害他有一些課本都沒辦法看


然後有次,康安不知道什麼事情得罪小胖,小胖從第一節就嗆他,說康安把他的話當耳邊風,到中午還沒氣消,甚至拿起掃把就要打康安的臉

打聽之下,是件很微不足道的小事,就是借題發揮要打康安,看到他拿掃把的那一刻,心裡升上一把無名火,因為從康安身上看見以前在體育班的自己。

小胖自己先前被電機科的人,以同樣微不足道的理由找麻煩,他卻沒有將心比心,所幸最後沒有打下去,只有嗆幾句而已。


那之後我就很不喜歡跟小胖接觸

我也知道,他也看我不太順眼....

後來畢業了,大家弄了個班網,我開始沒事就在班網嗆他,特別是掃把跟磚塊最常拿來嗆

後來阿祥看不下去,留了將近兩千字的言嗆我,阿盛說他也是借題發揮

不過事情是這樣,我有錯在先,以前有不滿不講,畢業後才在那邊放砲,又沒用本名,或是可以認出我的暱稱

被阿祥逮到機會,結果是我留言道歉,不過我沒有跟小胖道歉,只對自己當小白部分道歉

事情結束了,我沒上去留言了,就這樣過去了



後來到了海專,我還是對一些同學很不滿,也都忍耐著,結果到二年級受不了了,有人很衰的被我修理一頓

念了插大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沒有打過黑白漂.....

就像沒打過白目游一樣



經歷過這些事情後,我一直在修正我的態度

現在覺得,不該客氣的,就不要陪笑臉....

所以,這也是我擔心,當兵後會帶給我麻煩的事情

我不知道會不會打同袍,甚至跟長官衝突....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