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是岸啊,學長!」

「乖乖跟學長姐認錯,我們就不對你動手!」

一群柔道男目露兇光,對我進行毫無誠意的道德勸說

「你們才被那群妖魔鬼怪迷惑勒!」我對他們比中指


說到幹架,在海專我可是格鬥盃二連霸,可是在這裡是條可憐蟲,每個人都身懷絕世武功,我就像個誤闖金庸群俠傳的小蝦米,連野球拳都不會

「那學弟們只有得罪了!」

「媽的.....」難道我真的要在這被圍毆致死?


「念在你是學長,給你一個機會。」帶頭的柔道男說:「在你視線範圍內的,挑一個來單挑!贏了就放過你。」

「這......」

右邊一個光頭鼓起全身肌肉,柔道服瞬間撐爆:「選我啊!」

嚇得我趕緊閉開他的目光,我把視線落在一個看起來很娘砲的中分頭男子,豈料他拿起磚塊自己頭上砸,竟毫髮無傷,磚塊卻裂成兩半:「你選我啊!」

嚇得我不知所措,突然間我發現女廁門口有個女生在掃地

我得意地說:「你以為我沒看過電影嗎?我絕不會挑那邊那個掃地的........」隨即轉身落跑

但是我哪跑得過身手矯健的柔道隊,一瞬間又被包圍

「可惡...難道我真要命喪在此?」

「不會的,學長,我們只會扁你一頓把你綁去給學長姐....」



這個社會就是這麼殘酷,誰的拳頭大就有資格說話,早知道我就乖乖拉著大維搬診療床就是了,想到這裡我就心酸,握緊了拳頭,準備做最後的困獸之鬥....

「學長,現在回頭還來得......」不只到哪裡來的勁道,把帶頭說話的柔道男嘴巴打歪

「隊長!你沒事吧?」怎麼會沒事,嘴巴腫得跟香腸一樣,牙齒全掉光了

接著又聽到啪啪啪的聲音,這群柔道隊陸續被不明物體打中

突然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我彷彿抓住了保命的繩索一般

「GY源!想活命就爬過來!」大維站在階梯上,手拿空氣槍,還穿上nike黑色運動裝,戴著打靶用的大眼鏡,跟遮陽帽

「你說服克銘他們了嗎?」

「搞定了!還抽空洗了個澡、換了套衣服!」


柔道男看見另一個追殺的目標也出現,想衝上階梯來,大維再度將槍口對準他們:「不要亂動喔!誰動我就打誰,動哪裡我就打哪裡!」

那個光頭佬很激動:「我就不信你那麼準....」

結果他嘴巴被大維連開三槍,痛到昏過去,那個娘砲想伸手進道服拿東西,也挨了一槍

「幹!手裏劍」我嚇到,這群柔道男是想殺人逆?

其他人紛紛拿出手裏劍朝我們射來,全被大維的氣槍射掉

「原來你槍法這麼準!」

「靠!我手槍盃冠軍耶!」

「原來手槍盃是指這個啊....」

「手槍盃空氣手槍組不定向飛靶冠軍啊!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ㄟ.................」真的跟我想像中的手槍盃冠軍有落差



「你們兩個走著瞧!」柔道男們逃回體育館

「走吧!邊走邊說對策!」大維

「等一下!我要找個人」

我走到那個掃地的女生旁邊,問她說:「妳不是他們掌門還是隊長嗎?」

「什麼東西啊?我只是曠課太多,老師叫我來掃地抵缺課數啦!」


我們回到了公寓,大夥擠在阿偉房間開會

逃出生天的有窘哥、揚爺、阿偉、阿哲、賢銘、克銘、保力達(他回房間睡覺了)跟差點摔死的阿德還有快翹毛的小夫(他暈過去了,沒戰鬥力)

「其他同學呢?」

克銘陰沉地說:「只恐怕凶多吉少!」

現在情況是這樣,我們要做掉神鵰俠侶,但是他們已經有莊老師的橄欖球隊撐腰,加上柔道隊的支援,需要大夥的幫忙,做掉他們,我們就不必再擔心隨時會被神鵰俠侶揍。

大家都忍受神鵰很久了,因此極力配合

就這樣,神鵰遠征隊誕生了

我撥了通電話給包租婆,她說:「你真有種,敢打電話過來。」

「你不是想抓我們兩個嗎?我們現在就過去,最好站在那裡別動!」


說完,大夥往三棟出發,一陣混亂後,學校已經逃得空無一人,不少被打昏在地的同學,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期中還有不少班上的同學,讓我們難過到眼角泛著淚光

穿過停車場來到操場,障礙物就出現了

剛剛那群柔道男,眾人抄起鋁棒掩護我跟大維

「三棟見!」我回頭向克銘敬禮,感謝他們的掩護

經過系辦時,暼了窗戶一眼,于小惠跟章靜怡還在看抓狂一族,桌上擺滿了紅茶跟甜點

看了我一肚子氣

「大維,你打得到嗎?」我指向系辦

大維二話不說,站在階梯上朝樓下的系辦開了幾槍,只見窗戶被打破不說,兩人手中的漫畫被打成碎片,紅茶跟零食也遭殃,她們臉上沾滿了碎紙還有零食碎片,跟滿臉的紅茶,模樣超狼狽

「機車耶~~~~~」兩人朝這裡大吼

用中指回敬後,我們走向了三棟,那裡陰風陣陣,頂樓上空還佈滿烏雲,似乎預告著,接下來的戰役將慘烈無比..........

【待續】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