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要去系辦看看,但是根據每次出事的鐵則,去系辦是查不到什麼鳥、問不出什麼鬼的。

果然到了系辦依舊是一個人影也沒有,百般無聊的我們,只好先去吃午餐,大維下午沒有課,他要先回家,不過走到操場的時候,我們立刻就找出想知道的原因了。

操場正中央搭了一個大概兩公尺高的鷹架,莊老師身穿紅衣、手持大聲公,正在發表演說,底下聚集了一些不像是學生的聽眾。

「幹!他是要在淡水成立倒扁分布喔」我說

但是走近一看發現情況不妙,鷹架上掛著一條布幔,上面寫著『婉回教師尊嚴、制裁不良學生!』

我才發現莊老師身後還插著兩面寫有「復興師道」、「還我尊嚴」的旗子

『各位老師!你們想想,有多少學生在你們上課的時候,不把你們當一回事?』莊老師吼著

原來底下那群聽眾都是老師,正在聽莊老師狗屁不通的演講,「有些學生上課睡覺、講話就算了,有的還給你打電動、吃火鍋!」

「嗚喔!(台語)」底下的老師齊聲回應

「還有上課點完名就跑出去吃阿給、看漫畫的…」

「嗚喔!」

「GY源啊!我怎麼覺得他都在講你啊!」大維

「屁!」我們兩混在人群中聽他鬼扯

「各位老師!你們想想這樣對嗎?我們老師的尊嚴都被踐踏了啊!」

「嗚喔!」

莊老師愈說愈high,底下的老師也越聚越多,沒課的、要吃飯的、上課上到一半跑出來的都有!

「現在的情況已經是水深火熱了!各位老師!用武力來和為我們尊嚴吧!從這一天起……教師節會是別具意義的節日啊!達給供丟恩丟啊(台)?」

「嗚喔!」我們兩也附和

可是大家說的是「丟」

結果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我們,莊老師也看見了我們,這下要糟!

「又是你們兩個王八蛋!他們兩就是爛學生的代表,收拾他們替天行道。」莊老師講到爽處竟然拿起背後的旗子揮來揮去。

「幹!他真的是瘋了!」

「ㄟ!GY源,他瘋不瘋不是重點,先想想怎麼脫困吧!」

因為我們兩已經被老師們團團圍住了。

「各位老師….有話好說」我打哈哈地說

但是每個老師都面露兇光,連熱愛慢跑、笑口常開的陳雷老師,都面帶殺氣,其實他不姓陳,但是因為長得像陳雷,我們就喊他陳雷老師,結果其他老師也被我們搞混了,也跟著喊他陳老師,他一定對這件事很不爽,現在被莊老師洗腦了,我猜他會把我們大卸八塊吧!

「啊!老師!那邊有雙慢跑鞋!」

「哪裡?」陳雷往我指得方向看過去

當然沒有,我趁機把打昏,然後抓起他的雙腳做360度旋轉,不少老師走避不及,被我手中的「兵器」給打飛,轉了10來圈之後,我把他丟了出去,硬是從人牆之中殺出一條通路。

一陣拔腿狂奔,我們逃出了校外,站在校外的20樓大廈頂端,看著學校上演著血腥革命,因為玩巨人摔(註一)玩過頭,加上剛剛拔腿狂奔的結果,我把早餐連同昨天的宵夜吐了出來。


「幹!就叫你早餐不要吃肯德基,還吃蛋塔!」大維


校園裡,發狂的老師追打著學生,反應快一點的學生,順利逃出升天,慢一點的,只有挨打份,強壯一點的,出手反抗老師,只是大家都不明白,為什麼老師們在教師節這一天會集體暴走?

「幹!打人的花招真是各有特色啊!」我驚嘆

精算系的老師腳踏算盤手拿大型圓規、另一手拿著大型三角板,來回穿梭毆打學生,活像踩著風火輪的紅孩兒,音樂系的老師們拿著樂器不停演奏,使出魔音穿腦,聽到的學生無不痛苦得在地上打滾、口吐白沫,戲劇系的老師們則換上X戰警的服裝,施展特異功能追打學生……………

整個校園佈滿了濃濃的血腥味,純粹的私人恩怨,竟然演變成全校師生的對幹,莊老師還真厲害,讓我不得不佩服他。

「在這邊隔岸觀火真是有快感啊!」我幸災樂禍

「你這始作俑者講這番話真的很靠北!」

我的手機在此時響起,小夫打來的求救電話,我一開口他就說︰「拎啊罵勒!你在哪裡啦?」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我實在是.....太喜歡喇賽了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