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源!用走的啦!」阿蘇

她已經放棄用跑的,但是我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好不容易維持住,怎麼能放棄?

早就不知道落後領先集團多大差距,我真的太久沒有被操了,退步超多的!

陸續超過一些女生,快要追上第3集團了,但是不想刻意加快腳步,沒必要找罪受,我不太在意我跑步的表現如何。事實上,我對什麼方面的表現都不是很在意。

說到跑步,我又想起高中的事情,那時候我們電子二丙,在測1600的時候,有些看起來弱不經風的同學,跑出來的成績嚇死人,而且鬥志之旺盛,感覺到他們的不服輸,讓人感覺他們對這很在意。

幹!這讓我很不爽!

因為到了學校舉辦田徑賽,要選人去比1600,媽個巴子選我跟阿盛去比,理由是我們以前是體育班的,而那些跑出好成績的,一個勁地裝傻,我搞不懂老師腦袋想什麼,既然以前是體育班的,就代表那是過去了,那些真正跑得快的不派去,派兩個嚴重發福,會點跆拳道的傢伙去比,不是智障是什麼?

而那些同學也真好笑,只願意在班上當強者,不願意跟全校其他同學競爭,這是苟安的心態嗎?這年頭寧願當井底之蛙的人還真多!

「1600……..我現在應該不只跑1600了吧!」真不曉得半小時到了沒?

「阿盛現在不知道在幹嘛!我怎麼忘記他在幹嘛了?」我努力回想過年時跟他MSN的內容,卻連個屁都沒想到。

又聽到腳步聲了!

小次郎……..

「算了啦!算了啦!…」腦中一直回想起那天维哥說的話

我實在很後悔那天讓她跟黑皮講電話,搞得我心情大亂,隔天還翹掉下午的課。

「點數卡有沒有帶啊?好像差3點的樣子….」


腦中盤算著要買什麼東西補足剩下的3點,還有答應幫她找的書也沒去找,去了也只顧著看自己的東西。

「畢業後距離大概就像現在這樣越拉越遠吧!」她逐漸跑離我的視線

腳步聲又逼近了,這次是誰?

李育庭,昨天跟我要彩虹的歌曲,那首『暮鼓晨鐘』

結果我怎麼也想不起那首歌的旋律,除了超好聽,我竟然想不出半個音符來。

「我是不是累啦?我已經刻意用最慢的速度跑了耶…..」

當我跑累的時候,會不經意有一些小動作出現,壓低我的帽子、右手指會去戳心臟部位、然後會不斷擦汗,這些動作一一出現,但是腳還沒有痠的感覺,不過我知道,停下來就知道痠了!

然後………然後……….

哨音終於出現了!

「幹!終於吹哨了!」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