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幾圈了?

我不知道!算著算著就忘記了,反正老師規定的是跑操場半小時,圈數只是記給自己的,不必報給他。

速度是全班最慢的我,只跑得比用走的人快,不斷地有人超過我,這已經是子慶第三次從我身邊跑過去了,陽光出奇地猛烈,這幾天幾乎都在下雨,偏偏這時候不下,還出太陽,聽著腳踩在碎石子上的聲音,我維持最慢的速度,等待老師的哨音響起。

附帶一提,我們學校沒有PU跑道,這是我覺得比沒冷氣還離譜的事情。

維哥都從我身邊跑過去兩次,甚至被一些女生超過,可見我速度是出奇地慢。

腳還不覺得痠,可是有一股想停下來的衝動,沒有PVC的跑道,這感覺好熟悉啊,不是高一時的情景嗎?剛考進體育班的時候,學校的跑道也是碎石子路,記得有一次早上練習,玩起了驟死賽的遊戲,跆拳道的驟死賽就是限時內先得分就贏,輸的人要出去跑一圈操場,贏的人繼續跟贏的PK,結果我一路輸到尾,穿鞋子太慢還被念,我索性就打赤腳跑操場。

一直輸的壓力,加上腳踩在碎石子上,讓我差點哭了出來,我花了好大的工夫ㄍㄧㄥ住,因為我知道哭一定被罵,就這樣跑了五趟,每次都要ㄍㄧㄥ住眼淚,再跑回跆拳教室。

「GY源!加油啊!」揚爺

竟然還有心情跟我講話,他也從我身邊穿了過去,系壘的果然有差,揚爺總是那樣笑嘻嘻的,你再怎麼嗆他、噱他,他的表情還是一樣,讓人拿他沒辦法,幾乎沒有脾氣的他,讓我想到高中同學芋仔祥,也是這調調,不過芋仔總是面無表情。

「上次跟芋仔聊到,他好像在關渡當兵,不知道哪天會看到他出現在學校跑步。」我心想,因為學校之前會有阿兵哥來跑步。


「身體不要晃!這樣很容易累!」老師糾正我的動作,我也只好照做

到底還有多久?我持續跑著

「我是不是該買台I pod?跑步的時候聽!」

我跑步的時候最容易想東想西,國中養成的習慣,因為我得藉著分心來轉移心理上的疲勞,阻止自己有想停下腳步的衝動。

「一定要聽最近聽很兇的圓桌騎士,超熱血的!」

試著回想那旋律,除了超熱血的圓桌騎士,還有彩虹的New world跟我超愛的自由饗宴,這兩首是我入門彩虹的原因啊!

「但是老師準嗎?」

背後又傳來腳步聲

幹!是黑白漂,這個廢柴的確蠻會跑的,沒心情去管他,但是他穿著Iverson的球衣超礙眼,很白爛的感覺,我度爛他到了連呼吸都覺得惹人厭的地步,又跟樵夫重修舊好,真是犯賤,想也知道為了分組報告,死廢柴一個。

剛剛大家還坐著看報紙的時候,死廢柴不敢過來,等我離開去熱身之後,才飛也似地跑過去看報紙,媽的!真好笑!

也真賤格!

大概跟小黑、阿蘇她們對包租婆的態度一樣吧!這對仇家雖然已經沒有交集,但是小黑她們總要說她個幾句,就像我沒事要噱噱黑白漂一樣,雖然我也不喜歡包租婆,其實我滿想讓她知道,當初無中生有我怎麼給她一個讓她不滿到極點的工作,我想她知道原因會更不爽吧!

說著說著面前就出現她的身影,跑在她旁邊的不是包租公,那女的大家都叫她雅雯,也是我們班的,不過我對她真沒印象,這不重要,據說包租婆似乎愛上她了,我聽小黑講的時候,差點沒有噴飯,甚至還跟我說艾薇兒的某首歌,簡直唱到她心坎裡了。

「歌名叫什麼來著?」我就是想不出來

不過雅雯已經有女朋友了,阿蘇說她省省吧!而且包租婆不願意承認自己愛上同性的傾向。

真妙!

小黑她們到底怎麼練的?

這種事情都看得出來,還連主題曲都幫人家想好了!

「到底什麼歌啊?」開始想這首歌時,已經過了兩圈還是想不起來

「對了!怎麼都沒看到小黑?」應該是在我後面吧!

快要超越我一圈但是超不過的距離吧!

老師又提醒我腰桿要打直,到底幾圈了?還剩多久?

把手錶拿掉是正確的,太在意時間會讓我腳步更沉重………….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