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續收到不少自己的稅單,乖乖不得了,去年光是工作人員跟實習記者而已,也撈到五位數,對主業還是學生的我來說,這些零用錢真的夠花了。

曾有人跟我說每次賺的錢存起來,不要拿去買DVD還是玩具漫畫,我會很有錢,這點我同意,不過那也是我唯一的嗜好與消遣啊!不過我想到是關於大三去開那個關於系上要扣20%工作費的會議。

我早知道結果讓人不滿意,只是一種假性的互相妥協,將近兩小時的會議,開會地點又悶熱,最後結論是扣15%,也就是說,系上同學去各大協會舉辦的比賽,擔任工作人員,要扣15%的工作費回饋給系上,這事情當時吵得可兇了!因此主任跟當初提案的老師(以下簡稱陳雷),邀請大家開協調會,希望取得共識。

就我個人觀點,立意良好時機卻不對,考慮不夠周詳就貿然執行,反彈聲浪自然大,到之前世界盃這問題還是回鍋,讓主任不爽,當初反對最大的理由是:第一個繳了系費還不夠多嗎?還扣工作費,第二個開始只有體育志工隊有這規定,後來主任決定擴大到全系通用,問題來了,憑什麼20%的回饋要分志工隊一半?很多人抓準這一點窮追猛打。

我也去參加了,我現在其實很質疑我當初幹嘛去參加?又憑什麼資格,虛榮心作祟的成分居多,保力達也參加了,當時棒協的工作幾乎是他負責,而足協是我,加上我在所謂〝無中生有〞的事情上,搞了不少飛機,因此我覺得自己可以冠冕堂皇參加,不過也好,看到一些事情,現在來談談

首先參加的成員,系學會會長,這沒問題,然後每個年級的班代,當初是要這些人參加。

對不起,我們班不是班代來,就算來了他們也只會當啞巴,所以保力達跟我夠格參加(虛榮….),加上會長也自己班的

B班去的不是班代,不過也夠份量,大四來了兩個我不認識的

大二很屌!沒人來!

大一來兩個學妹,乍看之下沒啥問題,問題可大了!

大四的傢伙快畢業了,這件事情跟他們沒有利害關係,因此說的話一聽就知道在做順水人情,甚至當面吐槽保力達,當下我想直接回嗆,後來忍住,其實他的發言內容沒有錯,但是在那個時間地點,那些話是狗屎!就像一杯水在沙漠與森林的價值不同一樣,所以那些話是狗屎

然後兩個大一學妹,從頭到尾惜字如金,只會點頭,主任跟陳雷講話一直點頭,途中進來的窘哥看不下去,一直狂譙兩人

其實不用講太多開會內容,反正我們怎麼提出質疑,師長的立場就是要扣錢,這個會一開始就他們已經把『不必扣錢』這個結果產生的可能性去掉了!

我們做到的,只有少扣5%跟延後到暑假過後執行而已,志工隊一樣可以拿一半的回饋,有開等於沒開,有些人有來等於沒來,結束之後遇到David老師,他聽到結果也會是白開的,少那5%能代表什麼?

所以我說那是一種假性的相互妥協,就像NBA前年規定的服裝儀容一樣,球員在比賽場合以外的地方,要穿正式服裝,很多球員反彈,特別是黑人球員,認為是在扼殺嘻哈文化,大家不爽,卻也是遵守,這件事情也一樣,會也開過了,也公佈了!該交代也交代了,錢就是要扣,大家不情願也沒辦法,而且執行久了,自然也沒有反彈聲浪出現了,世界盃出現的那個,不足以構成什麼影響,只能說那傢伙白目,搞不清楚狀況!

這個扣15%其實也沒影響到我,世界盃我根本不是棒協的工作人員,我只不過是利用系上因此停課,去當記者而已,GY一點就是在鑽漏洞,實習拿工作費也是,我根本沒提,一起去的人也很有默契,連老總都不說,甚至亞錦賽下台中,也說實報實銷沒拿錢,因此對我根本沒影響。


只是對於參加這種會,感到很沒意義!

全站熱搜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