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位老闆,其實不是我碰到的,是阿賢。

沒錯就是國中兼高中同學阿賢,他對這位老闆很無言。

那是在公車站附近一個賣蔥油餅的老闆,他常常唬濫阿賢,阿賢常被他唬濫但是他還是常去買。

怎麼說呢?

就是每次放學我們到那邊等車,阿賢就會跑去買蔥油餅,但是這老闆很奇怪,每次阿賢要買兩個,老闆都說只剩一個,阿賢一開始也以為只剩一個,可是兩次三次之後就有問題了啊!

我們去買的時候蔥油餅都不是現做的,老闆都放在一個盒子裡面保溫,而且打開那盒子拿蔥油餅的時候都不給客人看到裡面。

其實這都不打緊,重點是阿賢常常買完蔥油餅之後還看到陸續有人去買蔥油餅,而且都買得到,那不就表示他在唬濫阿賢?

這老闆唬濫的本事連我都佩服,知道我們買完東西就坐在對面等車還敢這樣唬人,有一次阿賢又去買說要兩個,老闆一樣回答只剩一個,後來阿賢班上的同學故意等一回過去買,結果竟然有得買。

阿賢就常說這老闆是智障還白痴啊?為什麼他去買就不肯多賣他一個。

我們常虧他說老闆是為他好不要讓他吃太多。

其實我滿佩服這個老闆的,睜眼說瞎話的功力比我還屌!

後來阿賢畢業了,延畢一年的我開始獨自去等車,有一天我想起阿賢老是唸那個蔥油餅的老闆,我就走過去買,然後一樣說我要買兩個。

他也依然回答我剩一個,我買了之後故意站在旁邊吃起來。

因為我準備有人來買老闆一拿出蔥油餅準備去理論一番,但是真他媽好狗運,一直到公車來為止都沒人來買,後來我也就打消試探的念頭。

但是這位老闆智缺的作風實在讓我印象深刻。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