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9_05  

 

 記得大學時某堂課,我最敬愛的David老師在講課時說了某個理論,然後舉個例子,說把演唱會當作情緒宣洩的出口可以,但不可能是一個救贖,不會因此而改變什麼,麻痺只是當下,結束後,困擾依舊存在著。

我是很嚇,因為那是我在網誌的心情,那年我期待伍佰演唱會可以帶來救贖,一掃糾結在心中多時的悲傷情緒,演唱會很high,我很感動,我忘不了巨型話筒從天而降,伍佰撐著雨傘緩緩唱起〈純真年代〉的情景。

還有唱到〈萬丈深坑〉,每刷一下吉他,我就有種要被甩出小巨蛋的感覺一樣,只是步出小巨蛋,我發現無解的問題還是等我,我也沒有得到救贖。

那是【妳是我的花朵演唱會】,去年我再度造訪小巨蛋,看的是【大感謝演唱會】,55首歌的熱力還在,接著就是今年的【無盡閃亮的世界】,我其實很清楚,自己不會再指望伍佰的演唱會可以替自己注入什麼能量。

因為6月台北場與世界盃足球賽衝到,我為了工作選擇買高雄場的票,生平第一次南下高雄,只為了看場演唱會,然後再連夜搭車回台北,好一個大學生的標準SOP。

不是第一次來高雄了,高雄巨蛋也不是第一次進去,只是等待的時刻,雖然場外熱鬧,仍被孤單的氣氛包圍,因為我沒約任何人跟我一起看,而最近我也過得不是很順遂。

漢神巨蛋外圍除賣演唱會相關商品,緊鄰百貨公司,假日人潮就多,只像喝杯飲料卻像擠沙丁魚一樣,外頭已經提早佈置成要迎接聖誕節的氣息,聖誕節我被人出賣,害得我日夜牽掛的女生跟我絕交,那傢伙又剛好住高雄

027  

憤怒早已淡了,但仇恨沒有放下,以往必定要說的見一次打一次,打到連她老媽都認不出來,現在只會淡淡地說:「我不知道自己會作出什麼事情來。」反正沒有面對面,大家就像兩條平行線,如果交叉呢?我不知道自己會作出什麼事情來!

週邊的人都在討論著即將到來的演唱會,或忙著拍照、打卡,手機電力早所剩無幾的我,翻閱起南下前特地在誠品買的小說,一路從排隊、進場,我不停翻閱著〈0能者九条湊〉第二集,沉溺在主角以科學方式捉鬼除妖的絕讚手法。

終於場內燈光熄滅,伍佰在千呼萬喚下出場,愛看摔角的他這次把演唱會完全走摔角配置,如果你看過日本職業摔角在東京巨蛋的比賽就知道,會有一條好長的花道,讓摔角手緩緩走過接受觀眾的歡呼,甚至讓樂團現場演奏出場曲,而巨蛋內真的有個摔角擂台。

King of live稱號不是叫假的,歷經上百場演唱會歷練,伍佰一舉手一投足都讓粉絲失控尖叫,張開雙臂迎接朝聖者的擁戴,更感覺在向他的偶像武藤敬司致敬,事實上,也是我偶像的武藤,也是演唱會嘉賓。

其實我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形容,我在演唱會感受到的震撼,伍佰流露出的氣息,已經不同以往,多了一份老練,讓人尖叫的〈樹枝孤鳥〉,他肢體語言已不再狂放,而是用著同樣的節奏,自信地看著觀眾,那音符早已深深烙印每個人的腦海。

10多年前為霹靂布袋戲電影〈聖石傳說〉所寫的〈稀微的風中〉,也在沒有交響樂團支援下,變成純搖滾歌曲,好一首台語重金屬,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在演唱會上聽到這首歌。

已列為神曲的〈浪人情歌〉,不再是伍佰的動人之作,而是感動的集體大合唱,伍佰不必再示意觀眾一起唱,而是點點頭彼此很有默契地從第一個字就開始連結在一起。

〈無盡閃亮的哀愁〉專輯,其實沒有以前的作品那麼令人為之一亮,但伍佰的演唱會向來是不同於唱片的產品,透過演唱會的詮釋,還有伍佰透露的創作心境,讓我重新認識這張專輯。

 

隨著武藤敬司的腳步,伍佰也在追隨自己心中的「王道」
 
我也想著,是否該好好對自己所追求的事物,來個正面迎擊呢?
 
我知道不可能馬上就有所轉變,但我會想起那天夜晚的感動
 
 
謝謝!那夜高雄的熱力
 
感謝伍佰&China Blue,還讓我一圓看見武藤敬司的夢想!
 
期待下一次的盛會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