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的人,絕對不相信我會遵守什麼熱忱公益的鳥誓詞

沒錯!

我真的一點都沒有熱忱

一開始,我就帶著很不愉快的心情去當兵,對我來說當兵是浪費我的時間,從高中到大學,我就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時間,連國家都要參一腳,分走我自己要用的時間

很幹!

還好我撐過成功領、澄清湖的訓練,然後幸運地回到台北當兵,還是在學校服役

也就是教育服務役

早在之前,我就知道教育役會遇到什麼問題

慘的部分,你會被當狗一樣使喚,最遭的是,連顧門口的警衛還有做雜事的工友,都可以對你大呼小叫,然後你會發現有一些事情,根本不是你該做的,甚至是人家的私事,與他上班無關.......

我待的學校規模不小,所以有兩個替代役

先前我提過,學長很認命,做事很認真,但有時候我覺得他不會變通,或者不願意變通,就怕被教官釘,常常提醒我怎麼做才不會被人家說閒話還是被釘之類的,但是我覺得這樣好累,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就好,何必這麼緊張兮兮?

也許

我們分屬不同單位,身在教官室的他不能跟我一樣,我看過很多事情,其實都不是他應該做的,甚至這些教官丟給他做,其實效率都沒他們自己動手來得好,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就是頤氣指使慣了,什麼都丟給役男...

由於白天我在總務處,逃過很多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學長也幫我擋不少

我常跟他說,不幫我擋也沒關係,我自己有辦法讓這些人不敢叫我做事情

前幾天,住宿生違規,早就把我們當擋箭牌的教官,當然叫我們去直行處罰的動作,當然這工作不是我做

這些住宿生早看我們不爽,當然就跟學長嗆了起來,事後還解釋一堆,甚至扯到人權之類的鬼話,其實我很想直接嗆他,他根本就是看不起穿替代役制服的我們,找機會要借題發揮而以

曾經我在MSN抱怨說,這些學生很頑劣,讓人很火大,結果人家回我說,跟我高中比起來,誰比較壞?

於是我就當作一種報應,完全不管宿舍的事情,雖然對學長很不好意思,他每次督打掃都搞到10點、11點,而我都在房間納涼

我也跟他說好多次不要去管,教官要念就給他念,他下班回家就什麼都不管,念就讓他念個夠

學長也好幾次說不管了,但我看他大半時間還盡忠職守

頓時覺得,熱忱公益換來什麼?

當時如果被住宿生嗆的是我,早就動手打人了

幸好總務處待我不薄,我有些意見也聽得進去,對我跟警衛的衝突也不過問太多,所以我才放心地把工作一樣一樣丟回去

甚至敢嗆明說,警衛抱怨工作變沉重也沒用,那是他們自找的,而且本來這些事情就不該我們做,至少到我退伍前,我丟回去的工作是不可能會回到我們身上來的

然後呢?

只要我覺得他是王八蛋的人,我講話就很不客氣!

甚至被調去支援三重市公所的活動,我到現場也不做事,看了一整天報紙跟小說,公所人也奈何不了我

很秋嗎?

是啊!

熱忱公益會害死我

鬼才要去奉獻那給狗屎不如的熱忱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