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哥暑假花了十萬塊去美國遊學抵掉運動社會學的學分,我覺得他有神經病,這次社會學報告不能跟我一組,還有每次報告都不認真做,老是在肛其他組員的小夫,分組的時候找不到人,而永遠負責被阿魯巴的涂兄,因為受不了老是被阿,所以跟我分道揚鑣,我這次的報告同伴完全跟過去不同人。都是無機物。


這次的新聞分析,她們對我的報告沒有問題,但是心得要求非常嚴格,無機物都比較要求氣質,因此本次我用絕不放屁的心態,好好地寫我的心得,社會學學派的論點,沒有所謂對錯,只有為什麼,代表我可以大方地胡說八道,原本在找新聞的時,找到一篇覺得除了女性主義以外的理論,都可以運用的新聞,那就是十年前樹林中學足球隊圍毆裁判的事情,其實什麼新聞我都可以拿來胡說八道,不過老師只限一年之內,可惜!


不過社會學原則上是有點難的科目,雖然沒有對錯,只有為什麼,不過難處在於,不論我把學派理論讀得多熟,要用來分析運動新聞事件,還是有難度在,不亞於要翻譯並熟讀課本的部份,老實說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報告這樣寫正不正確。


最後一次交David老師的報告了,這次我用絕不放屁的態度來寫心得,但是我知道大家看我的報告都直接跳到心得部分,以嚴肅的心情面對,加上這次報告很有挑戰性。說穿了就是翻譯解讀英文課文太機車,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