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89167_1406390762707584_4030700599908100016_n  

原本這個系列是要從里約回來後一週就寫完,結果拖了兩年還沒結束

但以後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採訪奧運,還是替它做一個結尾吧!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自己出國,飛越大半個地球,來到這個南美洲的國度,來得時候充滿不安,到平安抵達,順利完成工作,到了歸途時,緊張的心情又浮上心頭,因為要回去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要離開巴西那天,已經是閉幕後第二天,沒有接駁車到機場,我只能自己搭交通工具到里約國際機場

能依靠的,就是這張剛到MPC時他們發給記者的交通路線圖,我只有兩個選擇,搭捷運轉BRT,或者搭船轉BRT,再怎麼樣,都必須要搭BRT到機場,最肚爛的就是,機場捷運到不了國際機場,不然我出飯店就有一站。

雖然是晚上十點的班機,但我怕會出狀況,早上八點就離開飯店,開始機場之旅

其實搭捷運很順利,就在轉BRT時狀況就來了,交通導引圖示很簡單,到了這一站轉車就會到,為了慎重起見,我也拿了地圖比給站務人員看,他也跟我說搭這班就對,但事情沒那麼簡單,這個站有兩條不同路線,他說OK的班車,根本到不了。

結果過了幾站,我發現矛頭不對,來來回回搭了四次班車,才搭上正確的班車,事情還沒玩,搭到下一站要轉車到機場時,我再度慎重起見,問了其他乘客,當然語言不通只能靠地圖比手畫腳,一個好心婦人指點我該搭哪一班車,結果那班是會到機場沒錯,可是那般是從機場發車,就是回程車,一路開到鬧區我覺得苗頭不對,硬著頭皮在車上到處找會英文的人。

但是每個人都跟我說他不會英文,終於有一位願意聽聽看我有什麼問題,後來他才用很粗淺的英文告訴我,我搭的是反方向,只要回剛剛上車的地點,注意看班車上的顯示動態,就能搭到機場。

一般來說,搭到反方向的車子,我們都會回到原上車地點,到反方向等車,不過里約的BRT不是,他車上會顯示目的地,都在同一個方向搭,只要秀出往加雷歐國際機場,就是正確的班車,終於我在12點多搭上正確的班車。

車上還是慎重地問了乘客一遍,得到是這班沒錯的答案,瞬間身體感覺像剛跑完馬拉松一樣,畢竟我擔心會一直無限迴圈,直到悠遊卡額度用光,因為那是奧運專用的,要加值很麻煩

IMAG0591  

我很慶幸,自己沒有等到快中午才出門,不然隨著時間緊迫,我可能無法這麼冷靜

到了機場,等於是安全了,我還碰到跨欄選手陳傑,他幾乎是我在里約巧遇最多次的選手,原來他走錯航廈

在機場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用了午餐,在星巴克消磨時間,然後報到掛行李,搭上遠得要命的班機,在亞特蘭大等轉機,已經沒有什麼新鮮感,而且到當地的時間是早上,很多免稅店甚至沒有開,自然沒什麼好逛,就這樣再搭上班機,到成田機場再轉機回台灣。

過程都沒出什麼意外,班機上不是昏睡、看電影、看小說,其他沒什麼好提,拖著一身疲憊回到台灣,等著我的是要命的時差,果然,回來的一個禮拜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幾乎快1個月才逐漸調適。

IMAG0648  

這趟巴西行,也影響我後來自己一個人跑去日本玩的決心,我在想,我都可以在巴西待快一個月,有一半時間都是自己通勤、移動,那在日本應該不難吧,因此毫不猶豫地刷了機票、飯店,在半年後到日本去玩了。

就這樣,這是我在里約的日子,能轉化為文章的東西,我幾乎都寫上來了,不管寫得多糟糕,都是替我人生做一個紀錄,這個國家我很有可能不會再去,親自體驗奧運的機會,也不是人人都可以。

我現在偶而還會想起,里約我曾待過的地方,想像現在的情景,就像村上春樹描述地:「緩和而確實的生活波潮」,畢竟曾在那個地方待快一個月,有時候從電影場景看見自己待過的地方,還會會心的一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假面騎士 的頭像
假面騎士

我實在是.....太喜歡喇賽了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