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1736027000  

小學時很愛吵我吵架的那位男同學,就暫且稱他阿平吧!因為我記不住他的全名了,只知道最後一個字是平

阿平算是個喜歡把人家踩在頭上的傢伙,他可以原本跟你聊好好的,下一秒不順他的意就翻臉了

他跟我吵架的事蹟說也說不完,前面幾篇也提過他,就是在那邊跟我計較打架還分小力、大力,或是在那邊嗆我還有心情吃早餐的,要找我麻煩他幾乎跑第一個。

每次吵架都是他先動手,他很愛抓別人頭髮,因為頭髮一抓人就會停止動作,吃了幾次虧後,有一次打架他又抓我頭髮,我也不甘示弱抓回去,然後猛抓不放,還搖來搖去,結果他一陣掙扎下停止動作,然後哭了,後來他也不敢用這招了。

那麼容易吵架,有一次換班上換座位,我不但跟他同一排,還坐同一張桌子,這下要糟,就是動不動起衝突,不過也有好處,他那招打了就跑就不管用了,上課鐘響他終究要回來的。

後來老師把位子微調,我改坐到他後面,另外一個麻煩就來了,阿平常常要我幫他丟垃圾,因為我身後就是垃圾桶,只要我拒絕,他就開始講一堆歪理。

「你不幫忙丟垃圾桶就要擺在你旁邊!」

「誰說的?」

「你不能這麼自私啊,為了一個人坐兩個位子就不把垃圾桶放過來!」那時我們用的是一張桌子坐兩個人那種,由於我旁邊沒人,我都把書包放在空位的椅子上,被他莫名其妙轉化成我該幫他服務的理由。

有一天不幫他丟,我上完廁所回來,發現他又把垃圾桶擺到我旁邊,我當然念了一下,然後又把垃掃桶移回原來的位子,阿平看了當然暴怒,正要動手時上課鐘響,這節是書法課,給了他找麻煩的機會。

書法課不是用現成的墨水或是用硯臺磨墨,當時老爸不讓我用墨水,說用磨的會比較好,於是我只好用磨的,阿平就在我要磨時,開始搖我桌子,水一直從硯臺裡灑出來,我叫他不要鬧,他自然聽不進去,後來我把水倒掉一些,他搖也不會灑出來,很快他就改變方式,一直拍我的手,弄得我沒辦法磨,一直到老師叫他專心寫書法才罷休。

但我懷恨在心,在阿平寫好書法,去外面洗毛筆時,在他寫好的墨寶上,用毛筆劃了一個大叉,回來他是什麼反應可想而知,大吼一聲:「你很奇怪耶!!!」這一喊也驚動老師。

我被罰回家用毛筆抄一遍字數比較少的一篇課文,老師那天難得頗中肯,對阿平說:「你也不要這樣,愛弄別人又受不了別人弄你,受不了就不要捉弄同學!」

已經鴨霸習慣的阿平當然聽不進去,阿平其實對其他男同學的態度都差不多,反正不順他的意就是吵,吵到激烈處他就想動手,他對女生態度差了十萬八千里,他非常不願意在女生面前出糗,一在女生面前出糗不是暴怒亂打人就是哭。

有一回他跟幾個女生在講鬼故事,講得口沫橫飛,上一節被他整的我,在操場撿到一隻襪子,我把開口撐到最大,用最快的速度套在他頭上,女生看了哈哈大笑,阿平急得要把襪子拿下來,等他拿下來我已經跑出教室外面,結果他又哭了.....

這一套驅使老師做了個明智的決定,把我座位從教室最內側那一排,換到靠門口那一排,衝突就慢慢減少,阿平偶爾會找機會來找麻煩,不過次數少了。

那一年班上男生溝通的語言,好像都建築在打打鬧鬧上,不過那些功課好的男同學,自然不在我們這一群打鬧組之中,大概只有我白目招惹過他們吧!

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假面騎士 的頭像
假面騎士

我實在是.....太喜歡喇賽了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買大象的人
  • 想聽白目的故事 XDDD
    為何你好像很清楚記得小學的事情??
    我對小學真的沒啥印象
    尤其是班級上的事情
    可能是因為以前功課不好 也不活潑的關係
    沒有跟什麼人互動
    大概就兩三個好朋友
    女生比較愛搞小圈圈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排練了一學期的大會舞吧
    就是運動會要表演的那種
    當時雖然又笨又白目
    但隱約覺得為什麼要大熱天的跳一個我不知道在幹嘛的舞
    會這樣想是因為我們這些人都是屬於移動佈景
    但有幾個人是跳主角
    我還清楚記得
    有人手拿110或119的招牌
    然後有人演警察 有人演小偷這一類的
    為什麼我們那麼熱蹲在那邊曬太陽演布景呢
    我甚至連我們跳什麼戲碼都不知道
    我想這應該是我反社會的開端吧~
  • 因為我個性很會記仇,所以學生時代的事情都很清楚

    我去招惹資優生的行徑,替我帶來不少麻煩XD

    那是一個很任性的年代,出了社會甚至在大學時

    就已經不能這樣做了,一個無心的惡作劇或玩笑話

    可能會讓自己被告或找麻煩,也就更懷念童年無憂無慮的時光了

    假面騎士 於 2015/11/17 15: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