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充滿血淚與勇氣的冒險故事,發生在我念大學的時候,現在回想起來,仍是那麼地驚心動魄.............

話說大三那年,班代與副班代恰巧是班對,人稱神鵰俠侶,同學私下稱呼他們包租公、包租婆,辦事效率奇差無比,卻沒有人敢批評,因為他們武功高強,轉來這間學校前,好歹我也曾是海專惡名昭彰的跆拳道社社長,相當不以為意,直到那天見識到了何謂「武功高強」,對他們由「不屑」轉變成「畏懼」

話說那一天下午,運動行銷課請人來演講,本系傳統是在演講結束後,會送感謝狀與紀念品當謝禮,當然這個工作是班代包租公負責,結果該死的他在睡覺...

行銷老師徐老洋咳嗽兩聲:「那個班代呢?我們頒個感謝狀....」還刻意提高分貝

包租公被搖醒後,睡眼惺忪不說,臉上盡是趴在桌上睡覺的印子,演講的來賓笑得很尷尬,底下沒人敢笑,換成是黑白漂的話,早被同學嗆翻了。

搞不清楚狀況的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結果包租婆以紙化箭,一張小小的紙片,猶如小李飛刀般向我射來,割得我耳朵血流如注,差點不能自主地在班上拉尿....

曾經在過去的學校,卑鄙是我的綽號、無恥是我的本名,現在是條可憐蟲啊.....


這個冒險的故事的起頭,發生周末下午,我們在上課程名稱長到讓人記不起來的「運動傷害預防與急救措施要領」,總之就是在講運動防護。

這門課要用到診療床、貼布之類的器材,每周都會排不同人去搬來教室,但是包租公都沒有詳細安排,名單也不好好保管,時間到了才在叫人,老是叫到重複的人

誰借過、誰沒借過,他都一問三不知

這天下課後,他走向我跟大維這裡,臉上堆滿笑容:「你們兩搬過診療床沒?」

根據我的印象,我已經搬過兩次了,而且就在上個禮拜。

又!根據我的經驗,就算我搬過了

他也會說︰「拜託幫忙一下啦!」

大維也是轉學生,對神鵰俠侶也很不爽,不過也畏懼兩人的武功,今天中午我跟他還有小夫,打13支,大維、小夫輸了一屁股,因此心情很幹,小夫更氣到沒來上課,如果他們知道我出老千,因該會抓狂吧!

我正準備敷衍包租公時,大維卻先開口:「你忘記上個禮拜是我們兩搬的嗎?」

「喔!是喔!拜託幫忙.....」還沒講完大維又開口:「啊你自己搬過沒有?」

「ㄟ.....沒有耶!」包租公傻笑

「你這王八!不會自己搬喔?你是生芒果還是腿斷了?」

包租工應該要深感榮幸,好脾氣的大維從來不罵人,他是第一個挨罵的

此時包租婆憤怒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喝斥說:「誰叫班代去搬東西的?」

心情不好的大維,瞪了包租婆一眼,就拉著我離開教室,僅丟下一句:「不爽搬啦!找別人啦!」

「給~我~站~住~~~~~~~~~~」包租婆聲音之尖銳、分貝之高,瞬間讓人頭暈目眩不說,教室的窗戶還應聲碎裂,其他在場同學都難過地摀住耳朵

沒錯!正是失傳以久的武林絕學,獅吼功

我來不及應變,被震得口吐白沫

大維更慘,他一轉頭跟我講話時,把我給嚇壞了

「她是不是苗疆‧七色教‧藍面妖女啊...」大維七孔流血,眼角、鼻孔、耳朵、嘴角都滲出鮮紅的血液

我轉頭看一下其他同學,黑白漂那個廢柴已經躺在地上抽蓄,他的鼻孔還是不忘朝天噴氣,果然有個性!死也要死得死得這麼秋抖。

同學紛紛走避,大維似乎決心跟他們槓上,開口回嗆:「你這肥婆!叫什叫?我忍妳很久了,妳囂張個屁啊!」

包租公眼見自己另一半被嗆,,氣得舉起拳頭要扁大維,被我及時攔下,大維轉過來瞪他

包租公說:「你...你是...在...公三小啊!」

大維惡狠狠地瞪著他說:「公三小、公三小,我公你弟弟像薯條啦!」

掙脫我的牽制後,包租公拿起裝剪刀的盒子,將盒內的剪刀全數灑出,只見包租婆雙手化圓,剪刀像被吸住一般,往她飛過去,接著猛然出掌,數十把剪刀全數向我們射來


幹!被射到還不成了蜂窩?

我趕緊抓起倒地的黑白漂,45支剪刀就這樣全插在他屁股上,痛得他立刻驚醒,委屈他這個月都要站著上課、吃飯跟睡覺了...

擋下這可怕的凶器後,我跟大維連滾帶爬逃出教室

下樓時班上大半同學竟然都沒走,全部在三棟門口對面的警衛室前看熱鬧

看到我兩走出三棟,阿哲氣得大吼:「幹!我輸錢了啦!」

克銘得意的說:「我就說賭他們兩個安全無事,我下一千,一賠一百,錢拿來!」

做莊的阿哲大叫:「什麼時候變一千的!」

「本來就是一千啊!還不賠錢!」克銘抓起阿哲的袖子

此時,兩道身影突然從三樓窗口躍出,眾人一哄而散,我們也趕緊逃跑,目標就是死命奔往停車場,騎上機車飆回家

「幹!好輕功...」我不禁讚嘆

「讚嘆個屁!逃命要緊啦!」大維

此時包租公施展千里傳音:「GY源、白爛維,你們趕嗆我們,今天別想逃!」

我吼道:「幹!我又沒嗆你們,是大維好不好,不相干行不行?」

「不~~~行~~~~」

「喔!」

「幹!你喔屁啊?」大維吼著

一個不留神,神鵰俠侶已經站在我們面前

包租公滿臉殺氣:「給我回去搬診療床!」

「是!沒問題!我很樂意!」我喇賽

「麥豪洨!」包租婆一拳揍過來,打得我鼻血狂噴

「你他媽的我鼻樑骨斷了!」

「還敢頂嘴!」包租婆囂張地叼著根菸

此時,蜥蜴養的狗在我腳邊磨蹭,牠很愛在我腳邊拉屎

果然

牠又撇條了,正當那條糞還沒完全脫離肛門,我抓了出來、分成兩截,一把往這對班代身上丟去

兩人被丟個正著,我們趁亂跑走,我看見班上的于小惠與章靜怡往系辦的方向逃跑,她們是系學會長與副會長,往那邊跑很正常

也許找老師們求救是個辦法,於是我們也往系辦跑,不過大維叫我先去洗手

不過于小惠跟章靜怡進去後就把系辦門上鎖,兩人能當上正副會長,至今仍是個謎,根據資料顯示,她們除了泡紅茶了得外,也沒什麼能幹之處

於是我兩狂敲系辦大門,應門的是David老師





他是我跟大維的專題老師,應該不會見死不救才對

但是也難說!因為我上次用鼻屎彈他被他抓包。

老師陰沉地看著我們說︰「怎麼啦?你們兩個?」

「老師救命啊!班代大開殺戒了,讓我們進去躲一躲。」

「嗯….」他點點頭接著說︰「別怕!你們看那邊。」他指著系辦旁邊的自動販賣機

我們一往回看他就用力朝我們屁股踹下去,害我們跌個狗吃屎!

然後他立刻把系辦大門關上然後上鎖。

「喔對了!沒死的話過兩天把專題報告第二章交過來!」他隔著大門這麼說

「老師不要啊!開門啊。」我們兩焦急地猛敲系辦大門

就跟肚子痛急著借廁所那樣地焦急

急到大便已經有一截露了出來碰到內褲那種程度

突然感到背後一震寒意……….

聽到兩個聲音說︰「給我回去搬診療床………」

我們兩個流下害怕的眼淚驚恐地回頭……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假面騎士 的頭像
假面騎士

我實在是.....太喜歡喇賽了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2266
  • 包租公說:「你...你是...在...公三小啊!」<br />
    <br />
    大維惡狠狠地瞪著他說:「公三小、公三小,我公你弟弟像薯條啦!」<br />
    <br />
    這兩句是超南方大表哥的吧
  • 沒錯,我能抄的都抄了,星爺的電影、漫畫情節、還有一堆看過的電影都抄進去了,事實上,這個故事除了因為當時看包租公、婆兩位同學不爽所寫,整個故事也是模仿刀大的「酸內褲」

    假面騎士 於 2008/12/21 20:14 回覆

  • 蒲
  • 有那個FU~
  • 這篇斷炊了,我看到你留言才想到要把舊版的再PO回來

    假面騎士 於 2009/10/15 09: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