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念這東西….真是怪怪不得了!

不但讓人帶衰甚至延禍後代啊…..

君不見美國大聯盟的波士頓紅襪隊因為貝比魯斯將進90年拿不到總冠軍,還好總算解脫了。

怨念太深就會變成一種詛咒,能不能破解還不一定!

高中時代,有一位黑豬同學,就留下了個詛咒,荼毒了後來的學弟們。


黑豬是他的外號,因為他有個大鼻孔,體型又微胖,為人膽小怕事沒有擔當,出了名的喜歡推卸責任,因此受到本班的制裁---吐槽!

不要小看這個吐槽,這個行為輕則讓受害者摸摸鼻子認了,重則打擊受害者的自尊心啊,是一種要拿捏很洽當的行為啊,本班全是吐槽高手沒有這方面的問題,都是黑豬自己沒有氣度!

因為黑豬這種沒有擔當的個性讓大家很不爽,因此本班後來又對他實行第二樣制裁---搞破壞!

搞破壞毫無技巧可言,只要讓受害者不爽就達到目的。

有一天學校校慶,當天是假日規定全校同學都要到,黑豬請假,大家很不爽,但也無可奈何,忙完校慶的事情之後大家聚在教室一角聊天,本班的制裁委員會理事長阿盛坐在黑豬的椅子上跟大夥聊天,阿盛特別喜歡坐兩腳椅,總是翹起前面兩支腳在坐,結果坐久了椅子承受不了重量就坐壞了!

「哎呀!你把豬的椅子坐壞了耶。」我隨口說說

「的確是壞了耶!還好我褲子沒有弄髒。」阿盛根本不在乎椅子的事情

「那這張椅子………」歐吉指著那張壞掉的椅子

歐吉是制裁委員會的執行秘書,專門負責搞破壞。

「那還用說…..還不幫忙!」
幫忙修椅子嗎?

屁!

是破壞得更徹底!我們把椅子完全分解再重新拼裝回去,然後小心翼翼擺回原位。

要知道這是需要高難度的技巧,這可是曇花一現的藝術啊!可以媲美大樓爆破時的景觀啊。

隔天,黑豬一如往常遲到,大家紛紛開始把目光掃向他,只見黑豬一拉開椅子,那椅子就井然有序地解體了,最後黑豬手上只剩下他椅子的橫把,其他的都躺在地上,成了命案現場的屍體。

只見黑豬他臉色一沉,用充滿怨恨的目光掃向全班,全班同學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應該說是讓他看,只見他摸摸鼻子把書包放在教室就離開了教室。

用膝蓋想也知道他要去哪,絕對不是去廁所偷哭,而是去投訴,接受投訴的單位是----導師辦公室,投訴對象當然是班導師阿坤。

這時候理事長阿盛又說話了︰「總幹事!還不行動?」

「是!」我向阿盛比了敬禮的手勢

我的身分其實是跟制裁委員會敵對的班級幹部,但其實我是個臥底,我的真實身分是這個制裁委員會的總幹事,事實上,所有的幹部都是臥地啊,不是臥底的也屈服在我們淫威之下。

我立刻將解體的椅子收拾乾淨,換了一張新的椅子,舊的椅子殘骸全部被我藏到天花板去了,至於天花板怎麼可以藏東西?

那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不久之後阿坤來了,他走進教室一看沒看到殘骸,黑豬也嚇了一跳。他雖然豬但是也知道是我們在搞鬼。

阿坤也知道事情絕對不簡單,可是事實擺在眼前,椅子好好在那裡,哪裡有什麼解體的樣子,黑豬還不死心地去搖了一下椅子,但是椅子根本沒動靜。
「一定是有人在搞鬼!」黑豬相當氣憤

阿坤一時也不知道要如何,但還是要問:「到底是誰弄壞他的椅子的?」

沒人回答,因為椅子〝沒壞〞

大家默不作聲,黑豬很憤怒,說大家存心整他,這時候理事長出聲音了。

「拜託!椅子明明就沒壞啊,你一直說我們弄壞是怎樣啦?」

阿坤眼見要演變成衝突,立刻要阿盛閉嘴,立刻招集三位班級幹部到走廊問話。

當然招見的是班長、副班長、風紀股長,而風紀股長是在下我。

「這到底怎麼回事啊?」阿坤劈頭就問

「我不清楚!我剛剛肚子不舒服去上大號!」班長

「我也不知道,我剛剛唸書唸到睡著了。」副班長

「那你一定知道囉!」阿坤不給我機會推託

「我知道啊!」

「怎麼回事?」

「他就一進教室就突然跑了出去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是這樣嗎?」阿坤不信

「他說椅子弄壞明明好好的啊!」

「但是他好像覺得椅子不是他的。」

「椅子都長得一樣怎麼辨認?我們也很想拿椅子去驗DNA啊,可是有技術上的困難啊。」

「算了算了!」阿坤聽不下去我的胡扯
我是這次學校演講比賽的冠軍,我之所以得冠軍就是因為我的題目就是沒有題目,我的演講內容就是沒有內容。

阿坤只說不要再有這種事情發生。


這件事情不了了之,但是本班制裁的行為是接二連三的,沒有那種一次就夠的。

這次委員會放學後在教室聚餐,吃完麥當勞的薯條之後,把糖醋醬、番茄醬外加可口可樂塗在黑豬的桌上。

隔天黑豬一來教室,他一看到桌子上這樣又跑去辦公室了。

阿坤這次氣沖沖地走進來看到這種情形立刻破口大罵,當然沒有人承認,然後三位幹部又被找了出去,但是一樣問不出結果。

黑豬這時候發現,他已經跟白目游一樣變成班上的次等公民了,但是他拒絕做白目游的同命鴛鴦,因為他兩的愛是沒有明天的!

所以明明心裡知道是誰在整他他還是喜歡湊過來裝熟,好讓自己看起來跟白目游不一樣。

但是理事長已經對他下了格殺令,因此第三波的攻勢又來了,我們這次把黑豬的桌椅全部用鋸子鋸斷在重新黏回去,然後用釣魚線綁住桌腳。

上課上到一半在由我一拉,椅子瞬間五馬分屍,正在偷吃便當的黑豬被嚇得動彈不得,被老師逮個正著,全班哈哈大笑,說這是報應。

就這樣兩天一小整三天一大整黑豬已經要瀕臨崩潰邊緣……………

阿坤再也看不下去,又把幹部叫去問話了。

「其實黑豬可能得了被害妄想症,上次他不小心把書包打翻結果裡面掉出一堆A片,而且全部是那種強暴、SM、凌虐的A片,我覺得他是看太多了….所以…」


「你不要再胡說啦~~~~~」說著阿坤一掌往辦公桌拍下去 ,鋁製的辦公桌竟然應聲斷成了兩截,看得我說不出話來。
就這樣到了高三,黑豬慢慢麻痺了。

但是自從他開始去補習之後又開始恢復精神了,上課還時常傻笑。

打聽之下才知道黑豬國中時代暗戀的女同學也在那間補習班,只是他們不同科,只有國文會在同一班。

理事長知道之後淡淡地說︰「那他高興不了太久了!」

因為制裁委員會很多人都跟黑豬同一間補習班啊。

我們採取按兵不動的策略,終於有一天被我們找到一個爆點了!

那就是有一天那位女生在補習班下課時間去販賣機買飲料的時候,黑豬湊了過去,正想開口說話的時候,那女生先說話了。

「大鼻孔!你也會來補習喔!」

沒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在多年以後第一次再見面開口的第一句話是這句話,活像一把刀深深刺進了黑豬的心臟,而且還不只刺一下。簡直是很很的戳了好幾下!

好死不死被同學看見了,又好死不死被人拿V8錄了下來。

隔天拿去學校播給同學看,這應該是黑豬最不希望被知道的事情了。

黑豬再也受不了了,他突然大吼大叫了起來,我以為他要獸化了,還好沒有!

叫完之後就趴在桌上嚎啕大哭,只有白目游過去安慰他,卻起不了作用。

那之後黑豬變得很自閉,一直到畢業,本來以為沒事了,其實不然,因為前面提到的詛咒就是這時候開始的。

畢業典禮的時候,黑豬突然衝上台去搶過校長的麥克風。

開始把心中積壓已久的怨恨全部吐出來︰「你們這群王八蛋,兩年來每天拆我桌子、打爛我的椅子、在我午餐加瀉藥、還把我考卷用立可白塗掉答案,還把我的學測報名表性別改成女性…..」批哩啪拉說了一大串他所受的委屈之後
他終於︰「我詛咒以後子三丙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說完黑豬脫下了他的制服挺著鮪魚肚跳下司令台要走出畢業典禮會場。

這時候教官要我們上台給大家做個交代,這時候我緩緩地走上台。

我清了清喉嚨︰「等一等啊!黑豬!」

黑豬停下腳步恨恨地瞪著我

「剛剛你說子三丙以後都沒好下場是吧?可是啊….我們已經畢業了耶!」我搖著手中的畢業證書給他看

然後我繼續說著︰「說你豬就是豬!詛咒也會詛咒錯人,現在子三丙的是在觀眾席那批學弟啊!」我指著二丙的學弟

這時候晴空萬里的天氣竟然開始打雷閃電還刮起風來。

「我們一畢業之後二丙的學弟就自動變成子三丙對吧?主任」我轉頭問教務主任

主任點點頭

黑豬臉色很難看,呆在原地!

「唉~詛咒都會搞錯對象!當這個暑假結束之後這些學弟的班上免不了生靈塗炭啊…」我透過麥克風向全場觀眾說道,在觀眾席觀禮的二丙學弟個個臉色鐵青。

「造孽啊……….不管這個了…兄弟們!畢業囉!」我舉手歡呼

所有畢業生跟著歡呼…黑豬僵在原地倒在地上被大家踩了過去。

隔年的校慶我回到學校,三丙的人馬上向我哭訴他們過得多悽慘。

劇說班上突然出現一張全黑的桌子,上面還長毛,只有他們看得見,而且會自己換位置,晚自習的時候這張桌子還會唱歌,唱的歌是心事誰人知。嚇壞好多同學,不僅如此!所有升上高三之後全部交不到女朋友,原先有交的也都在開學那一天都莫名其妙分手了,而且那張黑色桌子不管把它丟到哪裡還是怎麼解體隔天還是會出現在教室,而且有時候有同學午覺一醒來發現自己的桌子變成那張黑色桌子。

「天啊!這麼慘!」

學弟說只要碰過那張桌子隔天就會發高燒,鼻孔會莫名其妙變大,還會不由自主地學豬叫,行為舉止慢慢變成豬,請了法師來做法都沒用。

「痾………..」我說不出話來,沒想到詛咒真的應驗了

「學長~救救我們啊…我們會被搞得考不上大學啊….」

「這………………」

但是我也不知道怎麼破解,這件事情已經變成校園傳說了,在全國高中不可思議排行榜高居第一名,因為這詛咒實在太白爛也太嚇人了。

於是我只好說你們拿番茄醬加糖醋醬混合可口可樂去塗在桌上試試看,因為那是黑豬最討厭的東西。

學弟聽了馬上衝去準備,我根本不想去看那張桌子,萬一詛咒轉移到我身上怎麼辦?

豈不是換我完蛋?

只聽到後來教室傳出一陣爆炸聲,我想應該沒事了吧……….我也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假面騎士 的頭像
假面騎士

我實在是.....太喜歡喇賽了

假面騎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8908108
  • 真的豪洨= ="